当前位置: 您当前的位置 : 兰州国防教育网 > 法律法规 >正文

基于战役标准筹划作战行动

稿源:解放军报     编辑:刘志远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0-18 11:23
定陶战役战前敌我态势图

战役背景

定陶战役,是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于1946年9月上旬,在鲁西南定陶地区进行的一次成功的运动战。这一战役是在敌强我弱、敌众我寡的情况下,我军坚决地执行了毛主席“集中优势兵力,各个歼灭敌人”的作战方针,充分发挥了人民战争的威力,5天中干脆、彻底地歼敌4个旅,具有鲜明的速决战与歼灭战特点。定陶战役的胜利,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的气焰。1946年9月12日《解放日报》社论指出:“这是继中原我军突围胜利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次胜利。”

讲评析理

定陶战役胜利的原因,根本在于,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坚决执行了中央军委集中优势兵力的指示,严格按照战役标准进行战役筹划与行动的结果。战役前,毛主席曾经作出重要指示:凡与敌正规军作战,每战必须以优势兵力加于敌人,其比例最好是4∶1,至少3∶1,歼其一部,再打另一部,再打第三部,各个击破之。这与我们今天所研究的战役标准不谋而合,与3∶1经验公式的原理、理念基本一致,是一种经验总结及作战规律的反映。所谓3∶1经验公式,是指在滑膛枪发明之后的战斗中,如果具有3∶1以上的兵力优势,则能实施进攻并取得胜利。定陶战役的战役筹划和作战过程,都以此战役标准为依据和思维重心,注重指挥科学与指挥艺术的结合,有效地实现了集中优势兵力、各个歼灭敌人的战役目的。

选择主要作战方向。进攻鲁西南之敌兵力总计达30万人,而我在冀鲁豫战场只有4个纵队,约5万余人,敌我兵力之比是6∶1,我在兵力对比上明显处于劣势。无数战争实践表明,在战役部署上,那种轻视敌人、平分兵力对付诸路之敌的方法,就像“挑沙填海”一样,会导致被众多敌人淹没掉,一路也不能歼灭、使自己陷于被动地位。兵力在严重不对称的情形下,必然需要选择主攻方向,集中力量加以歼灭,通过效果叠加改变力量对比。在定陶战役筹划过程中,我兵力5万余人是总约束条件,按照3∶1以上战役标准,满打满算,打击对象只能选择16000人左右,结合打击目标对整个战役的影响,符合条件的有敌整编第3师、整编第47师。通过综合分析,作出如下判断:打蒋嫡系,杂牌增援一般不积极,整3师应该是重心和主要方向。因为该师是该方向唯一的蒋军嫡系部队,虽然战斗力较强,但劳师远征,部队疲惫,地形不熟,与同路的整47师存在矛盾,较为孤立,将整3师作为首歼目标,可以造成敌全线崩溃。因此,我军最后选择敌整3师为主要方向,并将我敌兵力比确立为4∶1。

设计组织实施方法。战役筹划,面临着各种不确定因素,如何把握标准,消除其不确定性,是需要解决的重要难题。战役标准,可以使战役组织实施有据可循,而不至于在“黑暗中摸索”。定陶战役组织实施中,4∶1战役标准是硬性指标,必须不折不扣完成,至于如何形成打歼灭战态势,则需要发挥艺术和谋略的作用。主要内容为:其一,集中兵力。调集一切能够调集的兵力于主要作战方向,使兵力达成四倍于敌的优势。其二,预设战场。因我大多兵力刚结束上一场战役需要休整,4∶1的兵力优势并没有形成绝对优势,需要预定战场,一方面可以空间换时间,以利部队休整,另一方面,可以消耗主攻敌人的战斗力,以利于围歼。因而以第6纵队两个团采取运动防御,消耗、迟滞整3师,将其诱至预定战场。其三,阻敌增援。如何阻敌增援,给指挥艺术的发挥提供了巨大的空间。战役中对阻敌增援任务作了如下设计:以3纵9旅一个团结合冀鲁豫五分区一个团阻击整47师,扩大其与整3师的间隙;以冀南军区独4旅阻击整41师等,据统计,阻援兵力与敌增援兵力之比为4∶13,实现了以弱耗强的目的。

及时抓住有利态势。战役标准是一回事,实现战役目的则依赖于有利态势。有利态势可以扩大战役标准形成的优势,提高达成战役目的的可能性。根据战役标准,兵力达到局部优势后,还需要作战变量中的其他指标均达到最佳状态。在此,把握好时机、地点和部队三个关节点,抓住有利条件对达成战役目的极为重要。9月2日,敌整3师在第6纵队2个团的节节阻击下,伤亡1500余人,进占秦砦、桃园地区。整47师进占黄水口、吕砦地区。此时,刘峙将整3师、整47师会攻定陶的计划,改为整3师进攻菏泽,整47师进攻定陶。此时,敌两师间隙增大,整3师被拖疲、力量削弱,利于我对其割裂与围歼,我即抓住有利战机,迅速确定战场西移,并提前一天向敌发起进攻,争取了歼敌时间,增大了胜利的把握。

积极向战术层次渗透。3∶1以上战役标准,不仅适用于战役层次,更加适用于战术层次。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,重点体现在战术层次,并通过战术效果迅速扩大相对优势。定陶战役中,在主要作战方向上,同样实行分批逐次歼敌,使集中优势兵力的原则不仅贯彻于总的战役指导,并能体现于具体战术部署上。如,在歼灭整3师战术部署上集中6纵队7个团七倍于敌的绝对优势兵力,先歼其20旅59团。歼灭20旅,才打开了战局,进而得以全歼整3师,而后转用兵力全歼整47师。战役过程表明,在战术上,什么时候集中兵力3∶1以上标准坚持得好,作战则较为顺利,什么时候坚持得不好,作战则较为困难,在刘、邓首长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曾指出,战术上集中兵力打一点的运用仍嫌不够,就说明了这一点。

信息化局部战争中,面对战场的复杂性、不确定性,战役筹划更加需要坚持战役战术标准,以形成战役筹划分析框架,识别其中的机遇与挑战,设计与组织战役行动。由于战争与冲突性质发生质的变化,战役标准也将发生根本变化,以往“数豆子”式的战役战术标准显然不再适用,而需要从复杂性系统视角,依据制胜机理,利用历史分析、作战试验、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方法,探索制定新的战役战术标准和表达形式,为信息化局部战争战役筹划提供依据。

(作者单位:陆军党的创新理论学习研究中心)

定陶战役战前敌我态势图

战役背景

定陶战役,是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于1946年9月上旬,在鲁西南定陶地区进行的一次成功的运动战。这一战役是在敌强我弱、敌众我寡的情况下,我军坚决地执行了毛主席“集中优势兵力,各个歼灭敌人”的作战方针,充分发挥了人民战争的威力,5天中干脆、彻底地歼敌4个旅,具有鲜明的速决战与歼灭战特点。定陶战役的胜利,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的气焰。1946年9月12日《解放日报》社论指出:“这是继中原我军突围胜利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次胜利。”

讲评析理

定陶战役胜利的原因,根本在于,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坚决执行了中央军委集中优势兵力的指示,严格按照战役标准进行战役筹划与行动的结果。战役前,毛主席曾经作出重要指示:凡与敌正规军作战,每战必须以优势兵力加于敌人,其比例最好是4∶1,至少3∶1,歼其一部,再打另一部,再打第三部,各个击破之。这与我们今天所研究的战役标准不谋而合,与3∶1经验公式的原理、理念基本一致,是一种经验总结及作战规律的反映。所谓3∶1经验公式,是指在滑膛枪发明之后的战斗中,如果具有3∶1以上的兵力优势,则能实施进攻并取得胜利。定陶战役的战役筹划和作战过程,都以此战役标准为依据和思维重心,注重指挥科学与指挥艺术的结合,有效地实现了集中优势兵力、各个歼灭敌人的战役目的。

选择主要作战方向。进攻鲁西南之敌兵力总计达30万人,而我在冀鲁豫战场只有4个纵队,约5万余人,敌我兵力之比是6∶1,我在兵力对比上明显处于劣势。无数战争实践表明,在战役部署上,那种轻视敌人、平分兵力对付诸路之敌的方法,就像“挑沙填海”一样,会导致被众多敌人淹没掉,一路也不能歼灭、使自己陷于被动地位。兵力在严重不对称的情形下,必然需要选择主攻方向,集中力量加以歼灭,通过效果叠加改变力量对比。在定陶战役筹划过程中,我兵力5万余人是总约束条件,按照3∶1以上战役标准,满打满算,打击对象只能选择16000人左右,结合打击目标对整个战役的影响,符合条件的有敌整编第3师、整编第47师。通过综合分析,作出如下判断:打蒋嫡系,杂牌增援一般不积极,整3师应该是重心和主要方向。因为该师是该方向唯一的蒋军嫡系部队,虽然战斗力较强,但劳师远征,部队疲惫,地形不熟,与同路的整47师存在矛盾,较为孤立,将整3师作为首歼目标,可以造成敌全线崩溃。因此,我军最后选择敌整3师为主要方向,并将我敌兵力比确立为4∶1。

设计组织实施方法。战役筹划,面临着各种不确定因素,如何把握标准,消除其不确定性,是需要解决的重要难题。战役标准,可以使战役组织实施有据可循,而不至于在“黑暗中摸索”。定陶战役组织实施中,4∶1战役标准是硬性指标,必须不折不扣完成,至于如何形成打歼灭战态势,则需要发挥艺术和谋略的作用。主要内容为:其一,集中兵力。调集一切能够调集的兵力于主要作战方向,使兵力达成四倍于敌的优势。其二,预设战场。因我大多兵力刚结束上一场战役需要休整,4∶1的兵力优势并没有形成绝对优势,需要预定战场,一方面可以空间换时间,以利部队休整,另一方面,可以消耗主攻敌人的战斗力,以利于围歼。因而以第6纵队两个团采取运动防御,消耗、迟滞整3师,将其诱至预定战场。其三,阻敌增援。如何阻敌增援,给指挥艺术的发挥提供了巨大的空间。战役中对阻敌增援任务作了如下设计:以3纵9旅一个团结合冀鲁豫五分区一个团阻击整47师,扩大其与整3师的间隙;以冀南军区独4旅阻击整41师等,据统计,阻援兵力与敌增援兵力之比为4∶13,实现了以弱耗强的目的。

及时抓住有利态势。战役标准是一回事,实现战役目的则依赖于有利态势。有利态势可以扩大战役标准形成的优势,提高达成战役目的的可能性。根据战役标准,兵力达到局部优势后,还需要作战变量中的其他指标均达到最佳状态。在此,把握好时机、地点和部队三个关节点,抓住有利条件对达成战役目的极为重要。9月2日,敌整3师在第6纵队2个团的节节阻击下,伤亡1500余人,进占秦砦、桃园地区。整47师进占黄水口、吕砦地区。此时,刘峙将整3师、整47师会攻定陶的计划,改为整3师进攻菏泽,整47师进攻定陶。此时,敌两师间隙增大,整3师被拖疲、力量削弱,利于我对其割裂与围歼,我即抓住有利战机,迅速确定战场西移,并提前一天向敌发起进攻,争取了歼敌时间,增大了胜利的把握。

积极向战术层次渗透。3∶1以上战役标准,不仅适用于战役层次,更加适用于战术层次。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,重点体现在战术层次,并通过战术效果迅速扩大相对优势。定陶战役中,在主要作战方向上,同样实行分批逐次歼敌,使集中优势兵力的原则不仅贯彻于总的战役指导,并能体现于具体战术部署上。如,在歼灭整3师战术部署上集中6纵队7个团七倍于敌的绝对优势兵力,先歼其20旅59团。歼灭20旅,才打开了战局,进而得以全歼整3师,而后转用兵力全歼整47师。战役过程表明,在战术上,什么时候集中兵力3∶1以上标准坚持得好,作战则较为顺利,什么时候坚持得不好,作战则较为困难,在刘、邓首长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曾指出,战术上集中兵力打一点的运用仍嫌不够,就说明了这一点。

信息化局部战争中,面对战场的复杂性、不确定性,战役筹划更加需要坚持战役战术标准,以形成战役筹划分析框架,识别其中的机遇与挑战,设计与组织战役行动。由于战争与冲突性质发生质的变化,战役标准也将发生根本变化,以往“数豆子”式的战役战术标准显然不再适用,而需要从复杂性系统视角,依据制胜机理,利用历史分析、作战试验、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方法,探索制定新的战役战术标准和表达形式,为信息化局部战争战役筹划提供依据。

(作者单位:陆军党的创新理论学习研究中心)

定陶战役战前敌我态势图

战役背景

定陶战役,是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于1946年9月上旬,在鲁西南定陶地区进行的一次成功的运动战。这一战役是在敌强我弱、敌众我寡的情况下,我军坚决地执行了毛主席“集中优势兵力,各个歼灭敌人”的作战方针,充分发挥了人民战争的威力,5天中干脆、彻底地歼敌4个旅,具有鲜明的速决战与歼灭战特点。定陶战役的胜利,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的气焰。1946年9月12日《解放日报》社论指出:“这是继中原我军突围胜利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次胜利。”

讲评析理

定陶战役胜利的原因,根本在于,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坚决执行了中央军委集中优势兵力的指示,严格按照战役标准进行战役筹划与行动的结果。战役前,毛主席曾经作出重要指示:凡与敌正规军作战,每战必须以优势兵力加于敌人,其比例最好是4∶1,至少3∶1,歼其一部,再打另一部,再打第三部,各个击破之。这与我们今天所研究的战役标准不谋而合,与3∶1经验公式的原理、理念基本一致,是一种经验总结及作战规律的反映。所谓3∶1经验公式,是指在滑膛枪发明之后的战斗中,如果具有3∶1以上的兵力优势,则能实施进攻并取得胜利。定陶战役的战役筹划和作战过程,都以此战役标准为依据和思维重心,注重指挥科学与指挥艺术的结合,有效地实现了集中优势兵力、各个歼灭敌人的战役目的。

选择主要作战方向。进攻鲁西南之敌兵力总计达30万人,而我在冀鲁豫战场只有4个纵队,约5万余人,敌我兵力之比是6∶1,我在兵力对比上明显处于劣势。无数战争实践表明,在战役部署上,那种轻视敌人、平分兵力对付诸路之敌的方法,就像“挑沙填海”一样,会导致被众多敌人淹没掉,一路也不能歼灭、使自己陷于被动地位。兵力在严重不对称的情形下,必然需要选择主攻方向,集中力量加以歼灭,通过效果叠加改变力量对比。在定陶战役筹划过程中,我兵力5万余人是总约束条件,按照3∶1以上战役标准,满打满算,打击对象只能选择16000人左右,结合打击目标对整个战役的影响,符合条件的有敌整编第3师、整编第47师。通过综合分析,作出如下判断:打蒋嫡系,杂牌增援一般不积极,整3师应该是重心和主要方向。因为该师是该方向唯一的蒋军嫡系部队,虽然战斗力较强,但劳师远征,部队疲惫,地形不熟,与同路的整47师存在矛盾,较为孤立,将整3师作为首歼目标,可以造成敌全线崩溃。因此,我军最后选择敌整3师为主要方向,并将我敌兵力比确立为4∶1。

设计组织实施方法。战役筹划,面临着各种不确定因素,如何把握标准,消除其不确定性,是需要解决的重要难题。战役标准,可以使战役组织实施有据可循,而不至于在“黑暗中摸索”。定陶战役组织实施中,4∶1战役标准是硬性指标,必须不折不扣完成,至于如何形成打歼灭战态势,则需要发挥艺术和谋略的作用。主要内容为:其一,集中兵力。调集一切能够调集的兵力于主要作战方向,使兵力达成四倍于敌的优势。其二,预设战场。因我大多兵力刚结束上一场战役需要休整,4∶1的兵力优势并没有形成绝对优势,需要预定战场,一方面可以空间换时间,以利部队休整,另一方面,可以消耗主攻敌人的战斗力,以利于围歼。因而以第6纵队两个团采取运动防御,消耗、迟滞整3师,将其诱至预定战场。其三,阻敌增援。如何阻敌增援,给指挥艺术的发挥提供了巨大的空间。战役中对阻敌增援任务作了如下设计:以3纵9旅一个团结合冀鲁豫五分区一个团阻击整47师,扩大其与整3师的间隙;以冀南军区独4旅阻击整41师等,据统计,阻援兵力与敌增援兵力之比为4∶13,实现了以弱耗强的目的。

及时抓住有利态势。战役标准是一回事,实现战役目的则依赖于有利态势。有利态势可以扩大战役标准形成的优势,提高达成战役目的的可能性。根据战役标准,兵力达到局部优势后,还需要作战变量中的其他指标均达到最佳状态。在此,把握好时机、地点和部队三个关节点,抓住有利条件对达成战役目的极为重要。9月2日,敌整3师在第6纵队2个团的节节阻击下,伤亡1500余人,进占秦砦、桃园地区。整47师进占黄水口、吕砦地区。此时,刘峙将整3师、整47师会攻定陶的计划,改为整3师进攻菏泽,整47师进攻定陶。此时,敌两师间隙增大,整3师被拖疲、力量削弱,利于我对其割裂与围歼,我即抓住有利战机,迅速确定战场西移,并提前一天向敌发起进攻,争取了歼敌时间,增大了胜利的把握。

积极向战术层次渗透。3∶1以上战役标准,不仅适用于战役层次,更加适用于战术层次。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,重点体现在战术层次,并通过战术效果迅速扩大相对优势。定陶战役中,在主要作战方向上,同样实行分批逐次歼敌,使集中优势兵力的原则不仅贯彻于总的战役指导,并能体现于具体战术部署上。如,在歼灭整3师战术部署上集中6纵队7个团七倍于敌的绝对优势兵力,先歼其20旅59团。歼灭20旅,才打开了战局,进而得以全歼整3师,而后转用兵力全歼整47师。战役过程表明,在战术上,什么时候集中兵力3∶1以上标准坚持得好,作战则较为顺利,什么时候坚持得不好,作战则较为困难,在刘、邓首长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曾指出,战术上集中兵力打一点的运用仍嫌不够,就说明了这一点。

信息化局部战争中,面对战场的复杂性、不确定性,战役筹划更加需要坚持战役战术标准,以形成战役筹划分析框架,识别其中的机遇与挑战,设计与组织战役行动。由于战争与冲突性质发生质的变化,战役标准也将发生根本变化,以往“数豆子”式的战役战术标准显然不再适用,而需要从复杂性系统视角,依据制胜机理,利用历史分析、作战试验、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方法,探索制定新的战役战术标准和表达形式,为信息化局部战争战役筹划提供依据。

(作者单位:陆军党的创新理论学习研究中心)

定陶战役战前敌我态势图

战役背景

定陶战役,是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于1946年9月上旬,在鲁西南定陶地区进行的一次成功的运动战。这一战役是在敌强我弱、敌众我寡的情况下,我军坚决地执行了毛主席“集中优势兵力,各个歼灭敌人”的作战方针,充分发挥了人民战争的威力,5天中干脆、彻底地歼敌4个旅,具有鲜明的速决战与歼灭战特点。定陶战役的胜利,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的气焰。1946年9月12日《解放日报》社论指出:“这是继中原我军突围胜利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次胜利。”

讲评析理

定陶战役胜利的原因,根本在于,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坚决执行了中央军委集中优势兵力的指示,严格按照战役标准进行战役筹划与行动的结果。战役前,毛主席曾经作出重要指示:凡与敌正规军作战,每战必须以优势兵力加于敌人,其比例最好是4∶1,至少3∶1,歼其一部,再打另一部,再打第三部,各个击破之。这与我们今天所研究的战役标准不谋而合,与3∶1经验公式的原理、理念基本一致,是一种经验总结及作战规律的反映。所谓3∶1经验公式,是指在滑膛枪发明之后的战斗中,如果具有3∶1以上的兵力优势,则能实施进攻并取得胜利。定陶战役的战役筹划和作战过程,都以此战役标准为依据和思维重心,注重指挥科学与指挥艺术的结合,有效地实现了集中优势兵力、各个歼灭敌人的战役目的。

选择主要作战方向。进攻鲁西南之敌兵力总计达30万人,而我在冀鲁豫战场只有4个纵队,约5万余人,敌我兵力之比是6∶1,我在兵力对比上明显处于劣势。无数战争实践表明,在战役部署上,那种轻视敌人、平分兵力对付诸路之敌的方法,就像“挑沙填海”一样,会导致被众多敌人淹没掉,一路也不能歼灭、使自己陷于被动地位。兵力在严重不对称的情形下,必然需要选择主攻方向,集中力量加以歼灭,通过效果叠加改变力量对比。在定陶战役筹划过程中,我兵力5万余人是总约束条件,按照3∶1以上战役标准,满打满算,打击对象只能选择16000人左右,结合打击目标对整个战役的影响,符合条件的有敌整编第3师、整编第47师。通过综合分析,作出如下判断:打蒋嫡系,杂牌增援一般不积极,整3师应该是重心和主要方向。因为该师是该方向唯一的蒋军嫡系部队,虽然战斗力较强,但劳师远征,部队疲惫,地形不熟,与同路的整47师存在矛盾,较为孤立,将整3师作为首歼目标,可以造成敌全线崩溃。因此,我军最后选择敌整3师为主要方向,并将我敌兵力比确立为4∶1。

设计组织实施方法。战役筹划,面临着各种不确定因素,如何把握标准,消除其不确定性,是需要解决的重要难题。战役标准,可以使战役组织实施有据可循,而不至于在“黑暗中摸索”。定陶战役组织实施中,4∶1战役标准是硬性指标,必须不折不扣完成,至于如何形成打歼灭战态势,则需要发挥艺术和谋略的作用。主要内容为:其一,集中兵力。调集一切能够调集的兵力于主要作战方向,使兵力达成四倍于敌的优势。其二,预设战场。因我大多兵力刚结束上一场战役需要休整,4∶1的兵力优势并没有形成绝对优势,需要预定战场,一方面可以空间换时间,以利部队休整,另一方面,可以消耗主攻敌人的战斗力,以利于围歼。因而以第6纵队两个团采取运动防御,消耗、迟滞整3师,将其诱至预定战场。其三,阻敌增援。如何阻敌增援,给指挥艺术的发挥提供了巨大的空间。战役中对阻敌增援任务作了如下设计:以3纵9旅一个团结合冀鲁豫五分区一个团阻击整47师,扩大其与整3师的间隙;以冀南军区独4旅阻击整41师等,据统计,阻援兵力与敌增援兵力之比为4∶13,实现了以弱耗强的目的。

及时抓住有利态势。战役标准是一回事,实现战役目的则依赖于有利态势。有利态势可以扩大战役标准形成的优势,提高达成战役目的的可能性。根据战役标准,兵力达到局部优势后,还需要作战变量中的其他指标均达到最佳状态。在此,把握好时机、地点和部队三个关节点,抓住有利条件对达成战役目的极为重要。9月2日,敌整3师在第6纵队2个团的节节阻击下,伤亡1500余人,进占秦砦、桃园地区。整47师进占黄水口、吕砦地区。此时,刘峙将整3师、整47师会攻定陶的计划,改为整3师进攻菏泽,整47师进攻定陶。此时,敌两师间隙增大,整3师被拖疲、力量削弱,利于我对其割裂与围歼,我即抓住有利战机,迅速确定战场西移,并提前一天向敌发起进攻,争取了歼敌时间,增大了胜利的把握。

积极向战术层次渗透。3∶1以上战役标准,不仅适用于战役层次,更加适用于战术层次。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,重点体现在战术层次,并通过战术效果迅速扩大相对优势。定陶战役中,在主要作战方向上,同样实行分批逐次歼敌,使集中优势兵力的原则不仅贯彻于总的战役指导,并能体现于具体战术部署上。如,在歼灭整3师战术部署上集中6纵队7个团七倍于敌的绝对优势兵力,先歼其20旅59团。歼灭20旅,才打开了战局,进而得以全歼整3师,而后转用兵力全歼整47师。战役过程表明,在战术上,什么时候集中兵力3∶1以上标准坚持得好,作战则较为顺利,什么时候坚持得不好,作战则较为困难,在刘、邓首长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曾指出,战术上集中兵力打一点的运用仍嫌不够,就说明了这一点。

信息化局部战争中,面对战场的复杂性、不确定性,战役筹划更加需要坚持战役战术标准,以形成战役筹划分析框架,识别其中的机遇与挑战,设计与组织战役行动。由于战争与冲突性质发生质的变化,战役标准也将发生根本变化,以往“数豆子”式的战役战术标准显然不再适用,而需要从复杂性系统视角,依据制胜机理,利用历史分析、作战试验、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方法,探索制定新的战役战术标准和表达形式,为信息化局部战争战役筹划提供依据。

(作者单位:陆军党的创新理论学习研究中心)

定陶战役战前敌我态势图

战役背景

定陶战役,是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于1946年9月上旬,在鲁西南定陶地区进行的一次成功的运动战。这一战役是在敌强我弱、敌众我寡的情况下,我军坚决地执行了毛主席“集中优势兵力,各个歼灭敌人”的作战方针,充分发挥了人民战争的威力,5天中干脆、彻底地歼敌4个旅,具有鲜明的速决战与歼灭战特点。定陶战役的胜利,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的气焰。1946年9月12日《解放日报》社论指出:“这是继中原我军突围胜利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次胜利。”

讲评析理

定陶战役胜利的原因,根本在于,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坚决执行了中央军委集中优势兵力的指示,严格按照战役标准进行战役筹划与行动的结果。战役前,毛主席曾经作出重要指示:凡与敌正规军作战,每战必须以优势兵力加于敌人,其比例最好是4∶1,至少3∶1,歼其一部,再打另一部,再打第三部,各个击破之。这与我们今天所研究的战役标准不谋而合,与3∶1经验公式的原理、理念基本一致,是一种经验总结及作战规律的反映。所谓3∶1经验公式,是指在滑膛枪发明之后的战斗中,如果具有3∶1以上的兵力优势,则能实施进攻并取得胜利。定陶战役的战役筹划和作战过程,都以此战役标准为依据和思维重心,注重指挥科学与指挥艺术的结合,有效地实现了集中优势兵力、各个歼灭敌人的战役目的。

选择主要作战方向。进攻鲁西南之敌兵力总计达30万人,而我在冀鲁豫战场只有4个纵队,约5万余人,敌我兵力之比是6∶1,我在兵力对比上明显处于劣势。无数战争实践表明,在战役部署上,那种轻视敌人、平分兵力对付诸路之敌的方法,就像“挑沙填海”一样,会导致被众多敌人淹没掉,一路也不能歼灭、使自己陷于被动地位。兵力在严重不对称的情形下,必然需要选择主攻方向,集中力量加以歼灭,通过效果叠加改变力量对比。在定陶战役筹划过程中,我兵力5万余人是总约束条件,按照3∶1以上战役标准,满打满算,打击对象只能选择16000人左右,结合打击目标对整个战役的影响,符合条件的有敌整编第3师、整编第47师。通过综合分析,作出如下判断:打蒋嫡系,杂牌增援一般不积极,整3师应该是重心和主要方向。因为该师是该方向唯一的蒋军嫡系部队,虽然战斗力较强,但劳师远征,部队疲惫,地形不熟,与同路的整47师存在矛盾,较为孤立,将整3师作为首歼目标,可以造成敌全线崩溃。因此,我军最后选择敌整3师为主要方向,并将我敌兵力比确立为4∶1。

设计组织实施方法。战役筹划,面临着各种不确定因素,如何把握标准,消除其不确定性,是需要解决的重要难题。战役标准,可以使战役组织实施有据可循,而不至于在“黑暗中摸索”。定陶战役组织实施中,4∶1战役标准是硬性指标,必须不折不扣完成,至于如何形成打歼灭战态势,则需要发挥艺术和谋略的作用。主要内容为:其一,集中兵力。调集一切能够调集的兵力于主要作战方向,使兵力达成四倍于敌的优势。其二,预设战场。因我大多兵力刚结束上一场战役需要休整,4∶1的兵力优势并没有形成绝对优势,需要预定战场,一方面可以空间换时间,以利部队休整,另一方面,可以消耗主攻敌人的战斗力,以利于围歼。因而以第6纵队两个团采取运动防御,消耗、迟滞整3师,将其诱至预定战场。其三,阻敌增援。如何阻敌增援,给指挥艺术的发挥提供了巨大的空间。战役中对阻敌增援任务作了如下设计:以3纵9旅一个团结合冀鲁豫五分区一个团阻击整47师,扩大其与整3师的间隙;以冀南军区独4旅阻击整41师等,据统计,阻援兵力与敌增援兵力之比为4∶13,实现了以弱耗强的目的。

及时抓住有利态势。战役标准是一回事,实现战役目的则依赖于有利态势。有利态势可以扩大战役标准形成的优势,提高达成战役目的的可能性。根据战役标准,兵力达到局部优势后,还需要作战变量中的其他指标均达到最佳状态。在此,把握好时机、地点和部队三个关节点,抓住有利条件对达成战役目的极为重要。9月2日,敌整3师在第6纵队2个团的节节阻击下,伤亡1500余人,进占秦砦、桃园地区。整47师进占黄水口、吕砦地区。此时,刘峙将整3师、整47师会攻定陶的计划,改为整3师进攻菏泽,整47师进攻定陶。此时,敌两师间隙增大,整3师被拖疲、力量削弱,利于我对其割裂与围歼,我即抓住有利战机,迅速确定战场西移,并提前一天向敌发起进攻,争取了歼敌时间,增大了胜利的把握。

积极向战术层次渗透。3∶1以上战役标准,不仅适用于战役层次,更加适用于战术层次。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,重点体现在战术层次,并通过战术效果迅速扩大相对优势。定陶战役中,在主要作战方向上,同样实行分批逐次歼敌,使集中优势兵力的原则不仅贯彻于总的战役指导,并能体现于具体战术部署上。如,在歼灭整3师战术部署上集中6纵队7个团七倍于敌的绝对优势兵力,先歼其20旅59团。歼灭20旅,才打开了战局,进而得以全歼整3师,而后转用兵力全歼整47师。战役过程表明,在战术上,什么时候集中兵力3∶1以上标准坚持得好,作战则较为顺利,什么时候坚持得不好,作战则较为困难,在刘、邓首长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曾指出,战术上集中兵力打一点的运用仍嫌不够,就说明了这一点。

信息化局部战争中,面对战场的复杂性、不确定性,战役筹划更加需要坚持战役战术标准,以形成战役筹划分析框架,识别其中的机遇与挑战,设计与组织战役行动。由于战争与冲突性质发生质的变化,战役标准也将发生根本变化,以往“数豆子”式的战役战术标准显然不再适用,而需要从复杂性系统视角,依据制胜机理,利用历史分析、作战试验、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方法,探索制定新的战役战术标准和表达形式,为信息化局部战争战役筹划提供依据。

(作者单位:陆军党的创新理论学习研究中心)

定陶战役战前敌我态势图

战役背景

定陶战役,是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于1946年9月上旬,在鲁西南定陶地区进行的一次成功的运动战。这一战役是在敌强我弱、敌众我寡的情况下,我军坚决地执行了毛主席“集中优势兵力,各个歼灭敌人”的作战方针,充分发挥了人民战争的威力,5天中干脆、彻底地歼敌4个旅,具有鲜明的速决战与歼灭战特点。定陶战役的胜利,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的气焰。1946年9月12日《解放日报》社论指出:“这是继中原我军突围胜利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次胜利。”

讲评析理

定陶战役胜利的原因,根本在于,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坚决执行了中央军委集中优势兵力的指示,严格按照战役标准进行战役筹划与行动的结果。战役前,毛主席曾经作出重要指示:凡与敌正规军作战,每战必须以优势兵力加于敌人,其比例最好是4∶1,至少3∶1,歼其一部,再打另一部,再打第三部,各个击破之。这与我们今天所研究的战役标准不谋而合,与3∶1经验公式的原理、理念基本一致,是一种经验总结及作战规律的反映。所谓3∶1经验公式,是指在滑膛枪发明之后的战斗中,如果具有3∶1以上的兵力优势,则能实施进攻并取得胜利。定陶战役的战役筹划和作战过程,都以此战役标准为依据和思维重心,注重指挥科学与指挥艺术的结合,有效地实现了集中优势兵力、各个歼灭敌人的战役目的。

选择主要作战方向。进攻鲁西南之敌兵力总计达30万人,而我在冀鲁豫战场只有4个纵队,约5万余人,敌我兵力之比是6∶1,我在兵力对比上明显处于劣势。无数战争实践表明,在战役部署上,那种轻视敌人、平分兵力对付诸路之敌的方法,就像“挑沙填海”一样,会导致被众多敌人淹没掉,一路也不能歼灭、使自己陷于被动地位。兵力在严重不对称的情形下,必然需要选择主攻方向,集中力量加以歼灭,通过效果叠加改变力量对比。在定陶战役筹划过程中,我兵力5万余人是总约束条件,按照3∶1以上战役标准,满打满算,打击对象只能选择16000人左右,结合打击目标对整个战役的影响,符合条件的有敌整编第3师、整编第47师。通过综合分析,作出如下判断:打蒋嫡系,杂牌增援一般不积极,整3师应该是重心和主要方向。因为该师是该方向唯一的蒋军嫡系部队,虽然战斗力较强,但劳师远征,部队疲惫,地形不熟,与同路的整47师存在矛盾,较为孤立,将整3师作为首歼目标,可以造成敌全线崩溃。因此,我军最后选择敌整3师为主要方向,并将我敌兵力比确立为4∶1。

设计组织实施方法。战役筹划,面临着各种不确定因素,如何把握标准,消除其不确定性,是需要解决的重要难题。战役标准,可以使战役组织实施有据可循,而不至于在“黑暗中摸索”。定陶战役组织实施中,4∶1战役标准是硬性指标,必须不折不扣完成,至于如何形成打歼灭战态势,则需要发挥艺术和谋略的作用。主要内容为:其一,集中兵力。调集一切能够调集的兵力于主要作战方向,使兵力达成四倍于敌的优势。其二,预设战场。因我大多兵力刚结束上一场战役需要休整,4∶1的兵力优势并没有形成绝对优势,需要预定战场,一方面可以空间换时间,以利部队休整,另一方面,可以消耗主攻敌人的战斗力,以利于围歼。因而以第6纵队两个团采取运动防御,消耗、迟滞整3师,将其诱至预定战场。其三,阻敌增援。如何阻敌增援,给指挥艺术的发挥提供了巨大的空间。战役中对阻敌增援任务作了如下设计:以3纵9旅一个团结合冀鲁豫五分区一个团阻击整47师,扩大其与整3师的间隙;以冀南军区独4旅阻击整41师等,据统计,阻援兵力与敌增援兵力之比为4∶13,实现了以弱耗强的目的。

及时抓住有利态势。战役标准是一回事,实现战役目的则依赖于有利态势。有利态势可以扩大战役标准形成的优势,提高达成战役目的的可能性。根据战役标准,兵力达到局部优势后,还需要作战变量中的其他指标均达到最佳状态。在此,把握好时机、地点和部队三个关节点,抓住有利条件对达成战役目的极为重要。9月2日,敌整3师在第6纵队2个团的节节阻击下,伤亡1500余人,进占秦砦、桃园地区。整47师进占黄水口、吕砦地区。此时,刘峙将整3师、整47师会攻定陶的计划,改为整3师进攻菏泽,整47师进攻定陶。此时,敌两师间隙增大,整3师被拖疲、力量削弱,利于我对其割裂与围歼,我即抓住有利战机,迅速确定战场西移,并提前一天向敌发起进攻,争取了歼敌时间,增大了胜利的把握。

积极向战术层次渗透。3∶1以上战役标准,不仅适用于战役层次,更加适用于战术层次。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,重点体现在战术层次,并通过战术效果迅速扩大相对优势。定陶战役中,在主要作战方向上,同样实行分批逐次歼敌,使集中优势兵力的原则不仅贯彻于总的战役指导,并能体现于具体战术部署上。如,在歼灭整3师战术部署上集中6纵队7个团七倍于敌的绝对优势兵力,先歼其20旅59团。歼灭20旅,才打开了战局,进而得以全歼整3师,而后转用兵力全歼整47师。战役过程表明,在战术上,什么时候集中兵力3∶1以上标准坚持得好,作战则较为顺利,什么时候坚持得不好,作战则较为困难,在刘、邓首长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曾指出,战术上集中兵力打一点的运用仍嫌不够,就说明了这一点。

信息化局部战争中,面对战场的复杂性、不确定性,战役筹划更加需要坚持战役战术标准,以形成战役筹划分析框架,识别其中的机遇与挑战,设计与组织战役行动。由于战争与冲突性质发生质的变化,战役标准也将发生根本变化,以往“数豆子”式的战役战术标准显然不再适用,而需要从复杂性系统视角,依据制胜机理,利用历史分析、作战试验、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方法,探索制定新的战役战术标准和表达形式,为信息化局部战争战役筹划提供依据。

(作者单位:陆军党的创新理论学习研究中心)

定陶战役战前敌我态势图

战役背景

定陶战役,是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于1946年9月上旬,在鲁西南定陶地区进行的一次成功的运动战。这一战役是在敌强我弱、敌众我寡的情况下,我军坚决地执行了毛主席“集中优势兵力,各个歼灭敌人”的作战方针,充分发挥了人民战争的威力,5天中干脆、彻底地歼敌4个旅,具有鲜明的速决战与歼灭战特点。定陶战役的胜利,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的气焰。1946年9月12日《解放日报》社论指出:“这是继中原我军突围胜利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次胜利。”

讲评析理

定陶战役胜利的原因,根本在于,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坚决执行了中央军委集中优势兵力的指示,严格按照战役标准进行战役筹划与行动的结果。战役前,毛主席曾经作出重要指示:凡与敌正规军作战,每战必须以优势兵力加于敌人,其比例最好是4∶1,至少3∶1,歼其一部,再打另一部,再打第三部,各个击破之。这与我们今天所研究的战役标准不谋而合,与3∶1经验公式的原理、理念基本一致,是一种经验总结及作战规律的反映。所谓3∶1经验公式,是指在滑膛枪发明之后的战斗中,如果具有3∶1以上的兵力优势,则能实施进攻并取得胜利。定陶战役的战役筹划和作战过程,都以此战役标准为依据和思维重心,注重指挥科学与指挥艺术的结合,有效地实现了集中优势兵力、各个歼灭敌人的战役目的。

选择主要作战方向。进攻鲁西南之敌兵力总计达30万人,而我在冀鲁豫战场只有4个纵队,约5万余人,敌我兵力之比是6∶1,我在兵力对比上明显处于劣势。无数战争实践表明,在战役部署上,那种轻视敌人、平分兵力对付诸路之敌的方法,就像“挑沙填海”一样,会导致被众多敌人淹没掉,一路也不能歼灭、使自己陷于被动地位。兵力在严重不对称的情形下,必然需要选择主攻方向,集中力量加以歼灭,通过效果叠加改变力量对比。在定陶战役筹划过程中,我兵力5万余人是总约束条件,按照3∶1以上战役标准,满打满算,打击对象只能选择16000人左右,结合打击目标对整个战役的影响,符合条件的有敌整编第3师、整编第47师。通过综合分析,作出如下判断:打蒋嫡系,杂牌增援一般不积极,整3师应该是重心和主要方向。因为该师是该方向唯一的蒋军嫡系部队,虽然战斗力较强,但劳师远征,部队疲惫,地形不熟,与同路的整47师存在矛盾,较为孤立,将整3师作为首歼目标,可以造成敌全线崩溃。因此,我军最后选择敌整3师为主要方向,并将我敌兵力比确立为4∶1。

设计组织实施方法。战役筹划,面临着各种不确定因素,如何把握标准,消除其不确定性,是需要解决的重要难题。战役标准,可以使战役组织实施有据可循,而不至于在“黑暗中摸索”。定陶战役组织实施中,4∶1战役标准是硬性指标,必须不折不扣完成,至于如何形成打歼灭战态势,则需要发挥艺术和谋略的作用。主要内容为:其一,集中兵力。调集一切能够调集的兵力于主要作战方向,使兵力达成四倍于敌的优势。其二,预设战场。因我大多兵力刚结束上一场战役需要休整,4∶1的兵力优势并没有形成绝对优势,需要预定战场,一方面可以空间换时间,以利部队休整,另一方面,可以消耗主攻敌人的战斗力,以利于围歼。因而以第6纵队两个团采取运动防御,消耗、迟滞整3师,将其诱至预定战场。其三,阻敌增援。如何阻敌增援,给指挥艺术的发挥提供了巨大的空间。战役中对阻敌增援任务作了如下设计:以3纵9旅一个团结合冀鲁豫五分区一个团阻击整47师,扩大其与整3师的间隙;以冀南军区独4旅阻击整41师等,据统计,阻援兵力与敌增援兵力之比为4∶13,实现了以弱耗强的目的。

及时抓住有利态势。战役标准是一回事,实现战役目的则依赖于有利态势。有利态势可以扩大战役标准形成的优势,提高达成战役目的的可能性。根据战役标准,兵力达到局部优势后,还需要作战变量中的其他指标均达到最佳状态。在此,把握好时机、地点和部队三个关节点,抓住有利条件对达成战役目的极为重要。9月2日,敌整3师在第6纵队2个团的节节阻击下,伤亡1500余人,进占秦砦、桃园地区。整47师进占黄水口、吕砦地区。此时,刘峙将整3师、整47师会攻定陶的计划,改为整3师进攻菏泽,整47师进攻定陶。此时,敌两师间隙增大,整3师被拖疲、力量削弱,利于我对其割裂与围歼,我即抓住有利战机,迅速确定战场西移,并提前一天向敌发起进攻,争取了歼敌时间,增大了胜利的把握。

积极向战术层次渗透。3∶1以上战役标准,不仅适用于战役层次,更加适用于战术层次。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,重点体现在战术层次,并通过战术效果迅速扩大相对优势。定陶战役中,在主要作战方向上,同样实行分批逐次歼敌,使集中优势兵力的原则不仅贯彻于总的战役指导,并能体现于具体战术部署上。如,在歼灭整3师战术部署上集中6纵队7个团七倍于敌的绝对优势兵力,先歼其20旅59团。歼灭20旅,才打开了战局,进而得以全歼整3师,而后转用兵力全歼整47师。战役过程表明,在战术上,什么时候集中兵力3∶1以上标准坚持得好,作战则较为顺利,什么时候坚持得不好,作战则较为困难,在刘、邓首长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曾指出,战术上集中兵力打一点的运用仍嫌不够,就说明了这一点。

信息化局部战争中,面对战场的复杂性、不确定性,战役筹划更加需要坚持战役战术标准,以形成战役筹划分析框架,识别其中的机遇与挑战,设计与组织战役行动。由于战争与冲突性质发生质的变化,战役标准也将发生根本变化,以往“数豆子”式的战役战术标准显然不再适用,而需要从复杂性系统视角,依据制胜机理,利用历史分析、作战试验、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方法,探索制定新的战役战术标准和表达形式,为信息化局部战争战役筹划提供依据。

(作者单位:陆军党的创新理论学习研究中心)

定陶战役战前敌我态势图

战役背景

定陶战役,是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于1946年9月上旬,在鲁西南定陶地区进行的一次成功的运动战。这一战役是在敌强我弱、敌众我寡的情况下,我军坚决地执行了毛主席“集中优势兵力,各个歼灭敌人”的作战方针,充分发挥了人民战争的威力,5天中干脆、彻底地歼敌4个旅,具有鲜明的速决战与歼灭战特点。定陶战役的胜利,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的气焰。1946年9月12日《解放日报》社论指出:“这是继中原我军突围胜利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次胜利。”

讲评析理

定陶战役胜利的原因,根本在于,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坚决执行了中央军委集中优势兵力的指示,严格按照战役标准进行战役筹划与行动的结果。战役前,毛主席曾经作出重要指示:凡与敌正规军作战,每战必须以优势兵力加于敌人,其比例最好是4∶1,至少3∶1,歼其一部,再打另一部,再打第三部,各个击破之。这与我们今天所研究的战役标准不谋而合,与3∶1经验公式的原理、理念基本一致,是一种经验总结及作战规律的反映。所谓3∶1经验公式,是指在滑膛枪发明之后的战斗中,如果具有3∶1以上的兵力优势,则能实施进攻并取得胜利。定陶战役的战役筹划和作战过程,都以此战役标准为依据和思维重心,注重指挥科学与指挥艺术的结合,有效地实现了集中优势兵力、各个歼灭敌人的战役目的。

选择主要作战方向。进攻鲁西南之敌兵力总计达30万人,而我在冀鲁豫战场只有4个纵队,约5万余人,敌我兵力之比是6∶1,我在兵力对比上明显处于劣势。无数战争实践表明,在战役部署上,那种轻视敌人、平分兵力对付诸路之敌的方法,就像“挑沙填海”一样,会导致被众多敌人淹没掉,一路也不能歼灭、使自己陷于被动地位。兵力在严重不对称的情形下,必然需要选择主攻方向,集中力量加以歼灭,通过效果叠加改变力量对比。在定陶战役筹划过程中,我兵力5万余人是总约束条件,按照3∶1以上战役标准,满打满算,打击对象只能选择16000人左右,结合打击目标对整个战役的影响,符合条件的有敌整编第3师、整编第47师。通过综合分析,作出如下判断:打蒋嫡系,杂牌增援一般不积极,整3师应该是重心和主要方向。因为该师是该方向唯一的蒋军嫡系部队,虽然战斗力较强,但劳师远征,部队疲惫,地形不熟,与同路的整47师存在矛盾,较为孤立,将整3师作为首歼目标,可以造成敌全线崩溃。因此,我军最后选择敌整3师为主要方向,并将我敌兵力比确立为4∶1。

设计组织实施方法。战役筹划,面临着各种不确定因素,如何把握标准,消除其不确定性,是需要解决的重要难题。战役标准,可以使战役组织实施有据可循,而不至于在“黑暗中摸索”。定陶战役组织实施中,4∶1战役标准是硬性指标,必须不折不扣完成,至于如何形成打歼灭战态势,则需要发挥艺术和谋略的作用。主要内容为:其一,集中兵力。调集一切能够调集的兵力于主要作战方向,使兵力达成四倍于敌的优势。其二,预设战场。因我大多兵力刚结束上一场战役需要休整,4∶1的兵力优势并没有形成绝对优势,需要预定战场,一方面可以空间换时间,以利部队休整,另一方面,可以消耗主攻敌人的战斗力,以利于围歼。因而以第6纵队两个团采取运动防御,消耗、迟滞整3师,将其诱至预定战场。其三,阻敌增援。如何阻敌增援,给指挥艺术的发挥提供了巨大的空间。战役中对阻敌增援任务作了如下设计:以3纵9旅一个团结合冀鲁豫五分区一个团阻击整47师,扩大其与整3师的间隙;以冀南军区独4旅阻击整41师等,据统计,阻援兵力与敌增援兵力之比为4∶13,实现了以弱耗强的目的。

及时抓住有利态势。战役标准是一回事,实现战役目的则依赖于有利态势。有利态势可以扩大战役标准形成的优势,提高达成战役目的的可能性。根据战役标准,兵力达到局部优势后,还需要作战变量中的其他指标均达到最佳状态。在此,把握好时机、地点和部队三个关节点,抓住有利条件对达成战役目的极为重要。9月2日,敌整3师在第6纵队2个团的节节阻击下,伤亡1500余人,进占秦砦、桃园地区。整47师进占黄水口、吕砦地区。此时,刘峙将整3师、整47师会攻定陶的计划,改为整3师进攻菏泽,整47师进攻定陶。此时,敌两师间隙增大,整3师被拖疲、力量削弱,利于我对其割裂与围歼,我即抓住有利战机,迅速确定战场西移,并提前一天向敌发起进攻,争取了歼敌时间,增大了胜利的把握。

积极向战术层次渗透。3∶1以上战役标准,不仅适用于战役层次,更加适用于战术层次。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,重点体现在战术层次,并通过战术效果迅速扩大相对优势。定陶战役中,在主要作战方向上,同样实行分批逐次歼敌,使集中优势兵力的原则不仅贯彻于总的战役指导,并能体现于具体战术部署上。如,在歼灭整3师战术部署上集中6纵队7个团七倍于敌的绝对优势兵力,先歼其20旅59团。歼灭20旅,才打开了战局,进而得以全歼整3师,而后转用兵力全歼整47师。战役过程表明,在战术上,什么时候集中兵力3∶1以上标准坚持得好,作战则较为顺利,什么时候坚持得不好,作战则较为困难,在刘、邓首长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曾指出,战术上集中兵力打一点的运用仍嫌不够,就说明了这一点。

信息化局部战争中,面对战场的复杂性、不确定性,战役筹划更加需要坚持战役战术标准,以形成战役筹划分析框架,识别其中的机遇与挑战,设计与组织战役行动。由于战争与冲突性质发生质的变化,战役标准也将发生根本变化,以往“数豆子”式的战役战术标准显然不再适用,而需要从复杂性系统视角,依据制胜机理,利用历史分析、作战试验、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方法,探索制定新的战役战术标准和表达形式,为信息化局部战争战役筹划提供依据。

(作者单位:陆军党的创新理论学习研究中心)

定陶战役战前敌我态势图

战役背景

定陶战役,是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于1946年9月上旬,在鲁西南定陶地区进行的一次成功的运动战。这一战役是在敌强我弱、敌众我寡的情况下,我军坚决地执行了毛主席“集中优势兵力,各个歼灭敌人”的作战方针,充分发挥了人民战争的威力,5天中干脆、彻底地歼敌4个旅,具有鲜明的速决战与歼灭战特点。定陶战役的胜利,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的气焰。1946年9月12日《解放日报》社论指出:“这是继中原我军突围胜利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次胜利。”

讲评析理

定陶战役胜利的原因,根本在于,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坚决执行了中央军委集中优势兵力的指示,严格按照战役标准进行战役筹划与行动的结果。战役前,毛主席曾经作出重要指示:凡与敌正规军作战,每战必须以优势兵力加于敌人,其比例最好是4∶1,至少3∶1,歼其一部,再打另一部,再打第三部,各个击破之。这与我们今天所研究的战役标准不谋而合,与3∶1经验公式的原理、理念基本一致,是一种经验总结及作战规律的反映。所谓3∶1经验公式,是指在滑膛枪发明之后的战斗中,如果具有3∶1以上的兵力优势,则能实施进攻并取得胜利。定陶战役的战役筹划和作战过程,都以此战役标准为依据和思维重心,注重指挥科学与指挥艺术的结合,有效地实现了集中优势兵力、各个歼灭敌人的战役目的。

选择主要作战方向。进攻鲁西南之敌兵力总计达30万人,而我在冀鲁豫战场只有4个纵队,约5万余人,敌我兵力之比是6∶1,我在兵力对比上明显处于劣势。无数战争实践表明,在战役部署上,那种轻视敌人、平分兵力对付诸路之敌的方法,就像“挑沙填海”一样,会导致被众多敌人淹没掉,一路也不能歼灭、使自己陷于被动地位。兵力在严重不对称的情形下,必然需要选择主攻方向,集中力量加以歼灭,通过效果叠加改变力量对比。在定陶战役筹划过程中,我兵力5万余人是总约束条件,按照3∶1以上战役标准,满打满算,打击对象只能选择16000人左右,结合打击目标对整个战役的影响,符合条件的有敌整编第3师、整编第47师。通过综合分析,作出如下判断:打蒋嫡系,杂牌增援一般不积极,整3师应该是重心和主要方向。因为该师是该方向唯一的蒋军嫡系部队,虽然战斗力较强,但劳师远征,部队疲惫,地形不熟,与同路的整47师存在矛盾,较为孤立,将整3师作为首歼目标,可以造成敌全线崩溃。因此,我军最后选择敌整3师为主要方向,并将我敌兵力比确立为4∶1。

设计组织实施方法。战役筹划,面临着各种不确定因素,如何把握标准,消除其不确定性,是需要解决的重要难题。战役标准,可以使战役组织实施有据可循,而不至于在“黑暗中摸索”。定陶战役组织实施中,4∶1战役标准是硬性指标,必须不折不扣完成,至于如何形成打歼灭战态势,则需要发挥艺术和谋略的作用。主要内容为:其一,集中兵力。调集一切能够调集的兵力于主要作战方向,使兵力达成四倍于敌的优势。其二,预设战场。因我大多兵力刚结束上一场战役需要休整,4∶1的兵力优势并没有形成绝对优势,需要预定战场,一方面可以空间换时间,以利部队休整,另一方面,可以消耗主攻敌人的战斗力,以利于围歼。因而以第6纵队两个团采取运动防御,消耗、迟滞整3师,将其诱至预定战场。其三,阻敌增援。如何阻敌增援,给指挥艺术的发挥提供了巨大的空间。战役中对阻敌增援任务作了如下设计:以3纵9旅一个团结合冀鲁豫五分区一个团阻击整47师,扩大其与整3师的间隙;以冀南军区独4旅阻击整41师等,据统计,阻援兵力与敌增援兵力之比为4∶13,实现了以弱耗强的目的。

及时抓住有利态势。战役标准是一回事,实现战役目的则依赖于有利态势。有利态势可以扩大战役标准形成的优势,提高达成战役目的的可能性。根据战役标准,兵力达到局部优势后,还需要作战变量中的其他指标均达到最佳状态。在此,把握好时机、地点和部队三个关节点,抓住有利条件对达成战役目的极为重要。9月2日,敌整3师在第6纵队2个团的节节阻击下,伤亡1500余人,进占秦砦、桃园地区。整47师进占黄水口、吕砦地区。此时,刘峙将整3师、整47师会攻定陶的计划,改为整3师进攻菏泽,整47师进攻定陶。此时,敌两师间隙增大,整3师被拖疲、力量削弱,利于我对其割裂与围歼,我即抓住有利战机,迅速确定战场西移,并提前一天向敌发起进攻,争取了歼敌时间,增大了胜利的把握。

积极向战术层次渗透。3∶1以上战役标准,不仅适用于战役层次,更加适用于战术层次。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,重点体现在战术层次,并通过战术效果迅速扩大相对优势。定陶战役中,在主要作战方向上,同样实行分批逐次歼敌,使集中优势兵力的原则不仅贯彻于总的战役指导,并能体现于具体战术部署上。如,在歼灭整3师战术部署上集中6纵队7个团七倍于敌的绝对优势兵力,先歼其20旅59团。歼灭20旅,才打开了战局,进而得以全歼整3师,而后转用兵力全歼整47师。战役过程表明,在战术上,什么时候集中兵力3∶1以上标准坚持得好,作战则较为顺利,什么时候坚持得不好,作战则较为困难,在刘、邓首长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曾指出,战术上集中兵力打一点的运用仍嫌不够,就说明了这一点。

信息化局部战争中,面对战场的复杂性、不确定性,战役筹划更加需要坚持战役战术标准,以形成战役筹划分析框架,识别其中的机遇与挑战,设计与组织战役行动。由于战争与冲突性质发生质的变化,战役标准也将发生根本变化,以往“数豆子”式的战役战术标准显然不再适用,而需要从复杂性系统视角,依据制胜机理,利用历史分析、作战试验、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方法,探索制定新的战役战术标准和表达形式,为信息化局部战争战役筹划提供依据。

(作者单位:陆军党的创新理论学习研究中心)

定陶战役战前敌我态势图

战役背景

定陶战役,是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于1946年9月上旬,在鲁西南定陶地区进行的一次成功的运动战。这一战役是在敌强我弱、敌众我寡的情况下,我军坚决地执行了毛主席“集中优势兵力,各个歼灭敌人”的作战方针,充分发挥了人民战争的威力,5天中干脆、彻底地歼敌4个旅,具有鲜明的速决战与歼灭战特点。定陶战役的胜利,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的气焰。1946年9月12日《解放日报》社论指出:“这是继中原我军突围胜利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次胜利。”

讲评析理

定陶战役胜利的原因,根本在于,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坚决执行了中央军委集中优势兵力的指示,严格按照战役标准进行战役筹划与行动的结果。战役前,毛主席曾经作出重要指示:凡与敌正规军作战,每战必须以优势兵力加于敌人,其比例最好是4∶1,至少3∶1,歼其一部,再打另一部,再打第三部,各个击破之。这与我们今天所研究的战役标准不谋而合,与3∶1经验公式的原理、理念基本一致,是一种经验总结及作战规律的反映。所谓3∶1经验公式,是指在滑膛枪发明之后的战斗中,如果具有3∶1以上的兵力优势,则能实施进攻并取得胜利。定陶战役的战役筹划和作战过程,都以此战役标准为依据和思维重心,注重指挥科学与指挥艺术的结合,有效地实现了集中优势兵力、各个歼灭敌人的战役目的。

选择主要作战方向。进攻鲁西南之敌兵力总计达30万人,而我在冀鲁豫战场只有4个纵队,约5万余人,敌我兵力之比是6∶1,我在兵力对比上明显处于劣势。无数战争实践表明,在战役部署上,那种轻视敌人、平分兵力对付诸路之敌的方法,就像“挑沙填海”一样,会导致被众多敌人淹没掉,一路也不能歼灭、使自己陷于被动地位。兵力在严重不对称的情形下,必然需要选择主攻方向,集中力量加以歼灭,通过效果叠加改变力量对比。在定陶战役筹划过程中,我兵力5万余人是总约束条件,按照3∶1以上战役标准,满打满算,打击对象只能选择16000人左右,结合打击目标对整个战役的影响,符合条件的有敌整编第3师、整编第47师。通过综合分析,作出如下判断:打蒋嫡系,杂牌增援一般不积极,整3师应该是重心和主要方向。因为该师是该方向唯一的蒋军嫡系部队,虽然战斗力较强,但劳师远征,部队疲惫,地形不熟,与同路的整47师存在矛盾,较为孤立,将整3师作为首歼目标,可以造成敌全线崩溃。因此,我军最后选择敌整3师为主要方向,并将我敌兵力比确立为4∶1。

设计组织实施方法。战役筹划,面临着各种不确定因素,如何把握标准,消除其不确定性,是需要解决的重要难题。战役标准,可以使战役组织实施有据可循,而不至于在“黑暗中摸索”。定陶战役组织实施中,4∶1战役标准是硬性指标,必须不折不扣完成,至于如何形成打歼灭战态势,则需要发挥艺术和谋略的作用。主要内容为:其一,集中兵力。调集一切能够调集的兵力于主要作战方向,使兵力达成四倍于敌的优势。其二,预设战场。因我大多兵力刚结束上一场战役需要休整,4∶1的兵力优势并没有形成绝对优势,需要预定战场,一方面可以空间换时间,以利部队休整,另一方面,可以消耗主攻敌人的战斗力,以利于围歼。因而以第6纵队两个团采取运动防御,消耗、迟滞整3师,将其诱至预定战场。其三,阻敌增援。如何阻敌增援,给指挥艺术的发挥提供了巨大的空间。战役中对阻敌增援任务作了如下设计:以3纵9旅一个团结合冀鲁豫五分区一个团阻击整47师,扩大其与整3师的间隙;以冀南军区独4旅阻击整41师等,据统计,阻援兵力与敌增援兵力之比为4∶13,实现了以弱耗强的目的。

及时抓住有利态势。战役标准是一回事,实现战役目的则依赖于有利态势。有利态势可以扩大战役标准形成的优势,提高达成战役目的的可能性。根据战役标准,兵力达到局部优势后,还需要作战变量中的其他指标均达到最佳状态。在此,把握好时机、地点和部队三个关节点,抓住有利条件对达成战役目的极为重要。9月2日,敌整3师在第6纵队2个团的节节阻击下,伤亡1500余人,进占秦砦、桃园地区。整47师进占黄水口、吕砦地区。此时,刘峙将整3师、整47师会攻定陶的计划,改为整3师进攻菏泽,整47师进攻定陶。此时,敌两师间隙增大,整3师被拖疲、力量削弱,利于我对其割裂与围歼,我即抓住有利战机,迅速确定战场西移,并提前一天向敌发起进攻,争取了歼敌时间,增大了胜利的把握。

积极向战术层次渗透。3∶1以上战役标准,不仅适用于战役层次,更加适用于战术层次。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,重点体现在战术层次,并通过战术效果迅速扩大相对优势。定陶战役中,在主要作战方向上,同样实行分批逐次歼敌,使集中优势兵力的原则不仅贯彻于总的战役指导,并能体现于具体战术部署上。如,在歼灭整3师战术部署上集中6纵队7个团七倍于敌的绝对优势兵力,先歼其20旅59团。歼灭20旅,才打开了战局,进而得以全歼整3师,而后转用兵力全歼整47师。战役过程表明,在战术上,什么时候集中兵力3∶1以上标准坚持得好,作战则较为顺利,什么时候坚持得不好,作战则较为困难,在刘、邓首长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曾指出,战术上集中兵力打一点的运用仍嫌不够,就说明了这一点。

信息化局部战争中,面对战场的复杂性、不确定性,战役筹划更加需要坚持战役战术标准,以形成战役筹划分析框架,识别其中的机遇与挑战,设计与组织战役行动。由于战争与冲突性质发生质的变化,战役标准也将发生根本变化,以往“数豆子”式的战役战术标准显然不再适用,而需要从复杂性系统视角,依据制胜机理,利用历史分析、作战试验、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方法,探索制定新的战役战术标准和表达形式,为信息化局部战争战役筹划提供依据。

(作者单位:陆军党的创新理论学习研究中心)

定陶战役战前敌我态势图

战役背景

定陶战役,是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于1946年9月上旬,在鲁西南定陶地区进行的一次成功的运动战。这一战役是在敌强我弱、敌众我寡的情况下,我军坚决地执行了毛主席“集中优势兵力,各个歼灭敌人”的作战方针,充分发挥了人民战争的威力,5天中干脆、彻底地歼敌4个旅,具有鲜明的速决战与歼灭战特点。定陶战役的胜利,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的气焰。1946年9月12日《解放日报》社论指出:“这是继中原我军突围胜利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次胜利。”

讲评析理

定陶战役胜利的原因,根本在于,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坚决执行了中央军委集中优势兵力的指示,严格按照战役标准进行战役筹划与行动的结果。战役前,毛主席曾经作出重要指示:凡与敌正规军作战,每战必须以优势兵力加于敌人,其比例最好是4∶1,至少3∶1,歼其一部,再打另一部,再打第三部,各个击破之。这与我们今天所研究的战役标准不谋而合,与3∶1经验公式的原理、理念基本一致,是一种经验总结及作战规律的反映。所谓3∶1经验公式,是指在滑膛枪发明之后的战斗中,如果具有3∶1以上的兵力优势,则能实施进攻并取得胜利。定陶战役的战役筹划和作战过程,都以此战役标准为依据和思维重心,注重指挥科学与指挥艺术的结合,有效地实现了集中优势兵力、各个歼灭敌人的战役目的。

选择主要作战方向。进攻鲁西南之敌兵力总计达30万人,而我在冀鲁豫战场只有4个纵队,约5万余人,敌我兵力之比是6∶1,我在兵力对比上明显处于劣势。无数战争实践表明,在战役部署上,那种轻视敌人、平分兵力对付诸路之敌的方法,就像“挑沙填海”一样,会导致被众多敌人淹没掉,一路也不能歼灭、使自己陷于被动地位。兵力在严重不对称的情形下,必然需要选择主攻方向,集中力量加以歼灭,通过效果叠加改变力量对比。在定陶战役筹划过程中,我兵力5万余人是总约束条件,按照3∶1以上战役标准,满打满算,打击对象只能选择16000人左右,结合打击目标对整个战役的影响,符合条件的有敌整编第3师、整编第47师。通过综合分析,作出如下判断:打蒋嫡系,杂牌增援一般不积极,整3师应该是重心和主要方向。因为该师是该方向唯一的蒋军嫡系部队,虽然战斗力较强,但劳师远征,部队疲惫,地形不熟,与同路的整47师存在矛盾,较为孤立,将整3师作为首歼目标,可以造成敌全线崩溃。因此,我军最后选择敌整3师为主要方向,并将我敌兵力比确立为4∶1。

设计组织实施方法。战役筹划,面临着各种不确定因素,如何把握标准,消除其不确定性,是需要解决的重要难题。战役标准,可以使战役组织实施有据可循,而不至于在“黑暗中摸索”。定陶战役组织实施中,4∶1战役标准是硬性指标,必须不折不扣完成,至于如何形成打歼灭战态势,则需要发挥艺术和谋略的作用。主要内容为:其一,集中兵力。调集一切能够调集的兵力于主要作战方向,使兵力达成四倍于敌的优势。其二,预设战场。因我大多兵力刚结束上一场战役需要休整,4∶1的兵力优势并没有形成绝对优势,需要预定战场,一方面可以空间换时间,以利部队休整,另一方面,可以消耗主攻敌人的战斗力,以利于围歼。因而以第6纵队两个团采取运动防御,消耗、迟滞整3师,将其诱至预定战场。其三,阻敌增援。如何阻敌增援,给指挥艺术的发挥提供了巨大的空间。战役中对阻敌增援任务作了如下设计:以3纵9旅一个团结合冀鲁豫五分区一个团阻击整47师,扩大其与整3师的间隙;以冀南军区独4旅阻击整41师等,据统计,阻援兵力与敌增援兵力之比为4∶13,实现了以弱耗强的目的。

及时抓住有利态势。战役标准是一回事,实现战役目的则依赖于有利态势。有利态势可以扩大战役标准形成的优势,提高达成战役目的的可能性。根据战役标准,兵力达到局部优势后,还需要作战变量中的其他指标均达到最佳状态。在此,把握好时机、地点和部队三个关节点,抓住有利条件对达成战役目的极为重要。9月2日,敌整3师在第6纵队2个团的节节阻击下,伤亡1500余人,进占秦砦、桃园地区。整47师进占黄水口、吕砦地区。此时,刘峙将整3师、整47师会攻定陶的计划,改为整3师进攻菏泽,整47师进攻定陶。此时,敌两师间隙增大,整3师被拖疲、力量削弱,利于我对其割裂与围歼,我即抓住有利战机,迅速确定战场西移,并提前一天向敌发起进攻,争取了歼敌时间,增大了胜利的把握。

积极向战术层次渗透。3∶1以上战役标准,不仅适用于战役层次,更加适用于战术层次。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,重点体现在战术层次,并通过战术效果迅速扩大相对优势。定陶战役中,在主要作战方向上,同样实行分批逐次歼敌,使集中优势兵力的原则不仅贯彻于总的战役指导,并能体现于具体战术部署上。如,在歼灭整3师战术部署上集中6纵队7个团七倍于敌的绝对优势兵力,先歼其20旅59团。歼灭20旅,才打开了战局,进而得以全歼整3师,而后转用兵力全歼整47师。战役过程表明,在战术上,什么时候集中兵力3∶1以上标准坚持得好,作战则较为顺利,什么时候坚持得不好,作战则较为困难,在刘、邓首长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曾指出,战术上集中兵力打一点的运用仍嫌不够,就说明了这一点。

信息化局部战争中,面对战场的复杂性、不确定性,战役筹划更加需要坚持战役战术标准,以形成战役筹划分析框架,识别其中的机遇与挑战,设计与组织战役行动。由于战争与冲突性质发生质的变化,战役标准也将发生根本变化,以往“数豆子”式的战役战术标准显然不再适用,而需要从复杂性系统视角,依据制胜机理,利用历史分析、作战试验、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方法,探索制定新的战役战术标准和表达形式,为信息化局部战争战役筹划提供依据。

(作者单位:陆军党的创新理论学习研究中心)

定陶战役战前敌我态势图

战役背景

定陶战役,是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于1946年9月上旬,在鲁西南定陶地区进行的一次成功的运动战。这一战役是在敌强我弱、敌众我寡的情况下,我军坚决地执行了毛主席“集中优势兵力,各个歼灭敌人”的作战方针,充分发挥了人民战争的威力,5天中干脆、彻底地歼敌4个旅,具有鲜明的速决战与歼灭战特点。定陶战役的胜利,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的气焰。1946年9月12日《解放日报》社论指出:“这是继中原我军突围胜利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次胜利。”

讲评析理

定陶战役胜利的原因,根本在于,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坚决执行了中央军委集中优势兵力的指示,严格按照战役标准进行战役筹划与行动的结果。战役前,毛主席曾经作出重要指示:凡与敌正规军作战,每战必须以优势兵力加于敌人,其比例最好是4∶1,至少3∶1,歼其一部,再打另一部,再打第三部,各个击破之。这与我们今天所研究的战役标准不谋而合,与3∶1经验公式的原理、理念基本一致,是一种经验总结及作战规律的反映。所谓3∶1经验公式,是指在滑膛枪发明之后的战斗中,如果具有3∶1以上的兵力优势,则能实施进攻并取得胜利。定陶战役的战役筹划和作战过程,都以此战役标准为依据和思维重心,注重指挥科学与指挥艺术的结合,有效地实现了集中优势兵力、各个歼灭敌人的战役目的。

选择主要作战方向。进攻鲁西南之敌兵力总计达30万人,而我在冀鲁豫战场只有4个纵队,约5万余人,敌我兵力之比是6∶1,我在兵力对比上明显处于劣势。无数战争实践表明,在战役部署上,那种轻视敌人、平分兵力对付诸路之敌的方法,就像“挑沙填海”一样,会导致被众多敌人淹没掉,一路也不能歼灭、使自己陷于被动地位。兵力在严重不对称的情形下,必然需要选择主攻方向,集中力量加以歼灭,通过效果叠加改变力量对比。在定陶战役筹划过程中,我兵力5万余人是总约束条件,按照3∶1以上战役标准,满打满算,打击对象只能选择16000人左右,结合打击目标对整个战役的影响,符合条件的有敌整编第3师、整编第47师。通过综合分析,作出如下判断:打蒋嫡系,杂牌增援一般不积极,整3师应该是重心和主要方向。因为该师是该方向唯一的蒋军嫡系部队,虽然战斗力较强,但劳师远征,部队疲惫,地形不熟,与同路的整47师存在矛盾,较为孤立,将整3师作为首歼目标,可以造成敌全线崩溃。因此,我军最后选择敌整3师为主要方向,并将我敌兵力比确立为4∶1。

设计组织实施方法。战役筹划,面临着各种不确定因素,如何把握标准,消除其不确定性,是需要解决的重要难题。战役标准,可以使战役组织实施有据可循,而不至于在“黑暗中摸索”。定陶战役组织实施中,4∶1战役标准是硬性指标,必须不折不扣完成,至于如何形成打歼灭战态势,则需要发挥艺术和谋略的作用。主要内容为:其一,集中兵力。调集一切能够调集的兵力于主要作战方向,使兵力达成四倍于敌的优势。其二,预设战场。因我大多兵力刚结束上一场战役需要休整,4∶1的兵力优势并没有形成绝对优势,需要预定战场,一方面可以空间换时间,以利部队休整,另一方面,可以消耗主攻敌人的战斗力,以利于围歼。因而以第6纵队两个团采取运动防御,消耗、迟滞整3师,将其诱至预定战场。其三,阻敌增援。如何阻敌增援,给指挥艺术的发挥提供了巨大的空间。战役中对阻敌增援任务作了如下设计:以3纵9旅一个团结合冀鲁豫五分区一个团阻击整47师,扩大其与整3师的间隙;以冀南军区独4旅阻击整41师等,据统计,阻援兵力与敌增援兵力之比为4∶13,实现了以弱耗强的目的。

及时抓住有利态势。战役标准是一回事,实现战役目的则依赖于有利态势。有利态势可以扩大战役标准形成的优势,提高达成战役目的的可能性。根据战役标准,兵力达到局部优势后,还需要作战变量中的其他指标均达到最佳状态。在此,把握好时机、地点和部队三个关节点,抓住有利条件对达成战役目的极为重要。9月2日,敌整3师在第6纵队2个团的节节阻击下,伤亡1500余人,进占秦砦、桃园地区。整47师进占黄水口、吕砦地区。此时,刘峙将整3师、整47师会攻定陶的计划,改为整3师进攻菏泽,整47师进攻定陶。此时,敌两师间隙增大,整3师被拖疲、力量削弱,利于我对其割裂与围歼,我即抓住有利战机,迅速确定战场西移,并提前一天向敌发起进攻,争取了歼敌时间,增大了胜利的把握。

积极向战术层次渗透。3∶1以上战役标准,不仅适用于战役层次,更加适用于战术层次。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,重点体现在战术层次,并通过战术效果迅速扩大相对优势。定陶战役中,在主要作战方向上,同样实行分批逐次歼敌,使集中优势兵力的原则不仅贯彻于总的战役指导,并能体现于具体战术部署上。如,在歼灭整3师战术部署上集中6纵队7个团七倍于敌的绝对优势兵力,先歼其20旅59团。歼灭20旅,才打开了战局,进而得以全歼整3师,而后转用兵力全歼整47师。战役过程表明,在战术上,什么时候集中兵力3∶1以上标准坚持得好,作战则较为顺利,什么时候坚持得不好,作战则较为困难,在刘、邓首长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曾指出,战术上集中兵力打一点的运用仍嫌不够,就说明了这一点。

信息化局部战争中,面对战场的复杂性、不确定性,战役筹划更加需要坚持战役战术标准,以形成战役筹划分析框架,识别其中的机遇与挑战,设计与组织战役行动。由于战争与冲突性质发生质的变化,战役标准也将发生根本变化,以往“数豆子”式的战役战术标准显然不再适用,而需要从复杂性系统视角,依据制胜机理,利用历史分析、作战试验、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方法,探索制定新的战役战术标准和表达形式,为信息化局部战争战役筹划提供依据。

(作者单位:陆军党的创新理论学习研究中心)

定陶战役战前敌我态势图

战役背景

定陶战役,是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于1946年9月上旬,在鲁西南定陶地区进行的一次成功的运动战。这一战役是在敌强我弱、敌众我寡的情况下,我军坚决地执行了毛主席“集中优势兵力,各个歼灭敌人”的作战方针,充分发挥了人民战争的威力,5天中干脆、彻底地歼敌4个旅,具有鲜明的速决战与歼灭战特点。定陶战役的胜利,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的气焰。1946年9月12日《解放日报》社论指出:“这是继中原我军突围胜利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次胜利。”

讲评析理

定陶战役胜利的原因,根本在于,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坚决执行了中央军委集中优势兵力的指示,严格按照战役标准进行战役筹划与行动的结果。战役前,毛主席曾经作出重要指示:凡与敌正规军作战,每战必须以优势兵力加于敌人,其比例最好是4∶1,至少3∶1,歼其一部,再打另一部,再打第三部,各个击破之。这与我们今天所研究的战役标准不谋而合,与3∶1经验公式的原理、理念基本一致,是一种经验总结及作战规律的反映。所谓3∶1经验公式,是指在滑膛枪发明之后的战斗中,如果具有3∶1以上的兵力优势,则能实施进攻并取得胜利。定陶战役的战役筹划和作战过程,都以此战役标准为依据和思维重心,注重指挥科学与指挥艺术的结合,有效地实现了集中优势兵力、各个歼灭敌人的战役目的。

选择主要作战方向。进攻鲁西南之敌兵力总计达30万人,而我在冀鲁豫战场只有4个纵队,约5万余人,敌我兵力之比是6∶1,我在兵力对比上明显处于劣势。无数战争实践表明,在战役部署上,那种轻视敌人、平分兵力对付诸路之敌的方法,就像“挑沙填海”一样,会导致被众多敌人淹没掉,一路也不能歼灭、使自己陷于被动地位。兵力在严重不对称的情形下,必然需要选择主攻方向,集中力量加以歼灭,通过效果叠加改变力量对比。在定陶战役筹划过程中,我兵力5万余人是总约束条件,按照3∶1以上战役标准,满打满算,打击对象只能选择16000人左右,结合打击目标对整个战役的影响,符合条件的有敌整编第3师、整编第47师。通过综合分析,作出如下判断:打蒋嫡系,杂牌增援一般不积极,整3师应该是重心和主要方向。因为该师是该方向唯一的蒋军嫡系部队,虽然战斗力较强,但劳师远征,部队疲惫,地形不熟,与同路的整47师存在矛盾,较为孤立,将整3师作为首歼目标,可以造成敌全线崩溃。因此,我军最后选择敌整3师为主要方向,并将我敌兵力比确立为4∶1。

设计组织实施方法。战役筹划,面临着各种不确定因素,如何把握标准,消除其不确定性,是需要解决的重要难题。战役标准,可以使战役组织实施有据可循,而不至于在“黑暗中摸索”。定陶战役组织实施中,4∶1战役标准是硬性指标,必须不折不扣完成,至于如何形成打歼灭战态势,则需要发挥艺术和谋略的作用。主要内容为:其一,集中兵力。调集一切能够调集的兵力于主要作战方向,使兵力达成四倍于敌的优势。其二,预设战场。因我大多兵力刚结束上一场战役需要休整,4∶1的兵力优势并没有形成绝对优势,需要预定战场,一方面可以空间换时间,以利部队休整,另一方面,可以消耗主攻敌人的战斗力,以利于围歼。因而以第6纵队两个团采取运动防御,消耗、迟滞整3师,将其诱至预定战场。其三,阻敌增援。如何阻敌增援,给指挥艺术的发挥提供了巨大的空间。战役中对阻敌增援任务作了如下设计:以3纵9旅一个团结合冀鲁豫五分区一个团阻击整47师,扩大其与整3师的间隙;以冀南军区独4旅阻击整41师等,据统计,阻援兵力与敌增援兵力之比为4∶13,实现了以弱耗强的目的。

及时抓住有利态势。战役标准是一回事,实现战役目的则依赖于有利态势。有利态势可以扩大战役标准形成的优势,提高达成战役目的的可能性。根据战役标准,兵力达到局部优势后,还需要作战变量中的其他指标均达到最佳状态。在此,把握好时机、地点和部队三个关节点,抓住有利条件对达成战役目的极为重要。9月2日,敌整3师在第6纵队2个团的节节阻击下,伤亡1500余人,进占秦砦、桃园地区。整47师进占黄水口、吕砦地区。此时,刘峙将整3师、整47师会攻定陶的计划,改为整3师进攻菏泽,整47师进攻定陶。此时,敌两师间隙增大,整3师被拖疲、力量削弱,利于我对其割裂与围歼,我即抓住有利战机,迅速确定战场西移,并提前一天向敌发起进攻,争取了歼敌时间,增大了胜利的把握。

积极向战术层次渗透。3∶1以上战役标准,不仅适用于战役层次,更加适用于战术层次。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,重点体现在战术层次,并通过战术效果迅速扩大相对优势。定陶战役中,在主要作战方向上,同样实行分批逐次歼敌,使集中优势兵力的原则不仅贯彻于总的战役指导,并能体现于具体战术部署上。如,在歼灭整3师战术部署上集中6纵队7个团七倍于敌的绝对优势兵力,先歼其20旅59团。歼灭20旅,才打开了战局,进而得以全歼整3师,而后转用兵力全歼整47师。战役过程表明,在战术上,什么时候集中兵力3∶1以上标准坚持得好,作战则较为顺利,什么时候坚持得不好,作战则较为困难,在刘、邓首长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曾指出,战术上集中兵力打一点的运用仍嫌不够,就说明了这一点。

信息化局部战争中,面对战场的复杂性、不确定性,战役筹划更加需要坚持战役战术标准,以形成战役筹划分析框架,识别其中的机遇与挑战,设计与组织战役行动。由于战争与冲突性质发生质的变化,战役标准也将发生根本变化,以往“数豆子”式的战役战术标准显然不再适用,而需要从复杂性系统视角,依据制胜机理,利用历史分析、作战试验、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方法,探索制定新的战役战术标准和表达形式,为信息化局部战争战役筹划提供依据。

(作者单位:陆军党的创新理论学习研究中心)

定陶战役战前敌我态势图

战役背景

定陶战役,是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于1946年9月上旬,在鲁西南定陶地区进行的一次成功的运动战。这一战役是在敌强我弱、敌众我寡的情况下,我军坚决地执行了毛主席“集中优势兵力,各个歼灭敌人”的作战方针,充分发挥了人民战争的威力,5天中干脆、彻底地歼敌4个旅,具有鲜明的速决战与歼灭战特点。定陶战役的胜利,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的气焰。1946年9月12日《解放日报》社论指出:“这是继中原我军突围胜利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次胜利。”

讲评析理

定陶战役胜利的原因,根本在于,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坚决执行了中央军委集中优势兵力的指示,严格按照战役标准进行战役筹划与行动的结果。战役前,毛主席曾经作出重要指示:凡与敌正规军作战,每战必须以优势兵力加于敌人,其比例最好是4∶1,至少3∶1,歼其一部,再打另一部,再打第三部,各个击破之。这与我们今天所研究的战役标准不谋而合,与3∶1经验公式的原理、理念基本一致,是一种经验总结及作战规律的反映。所谓3∶1经验公式,是指在滑膛枪发明之后的战斗中,如果具有3∶1以上的兵力优势,则能实施进攻并取得胜利。定陶战役的战役筹划和作战过程,都以此战役标准为依据和思维重心,注重指挥科学与指挥艺术的结合,有效地实现了集中优势兵力、各个歼灭敌人的战役目的。

选择主要作战方向。进攻鲁西南之敌兵力总计达30万人,而我在冀鲁豫战场只有4个纵队,约5万余人,敌我兵力之比是6∶1,我在兵力对比上明显处于劣势。无数战争实践表明,在战役部署上,那种轻视敌人、平分兵力对付诸路之敌的方法,就像“挑沙填海”一样,会导致被众多敌人淹没掉,一路也不能歼灭、使自己陷于被动地位。兵力在严重不对称的情形下,必然需要选择主攻方向,集中力量加以歼灭,通过效果叠加改变力量对比。在定陶战役筹划过程中,我兵力5万余人是总约束条件,按照3∶1以上战役标准,满打满算,打击对象只能选择16000人左右,结合打击目标对整个战役的影响,符合条件的有敌整编第3师、整编第47师。通过综合分析,作出如下判断:打蒋嫡系,杂牌增援一般不积极,整3师应该是重心和主要方向。因为该师是该方向唯一的蒋军嫡系部队,虽然战斗力较强,但劳师远征,部队疲惫,地形不熟,与同路的整47师存在矛盾,较为孤立,将整3师作为首歼目标,可以造成敌全线崩溃。因此,我军最后选择敌整3师为主要方向,并将我敌兵力比确立为4∶1。

设计组织实施方法。战役筹划,面临着各种不确定因素,如何把握标准,消除其不确定性,是需要解决的重要难题。战役标准,可以使战役组织实施有据可循,而不至于在“黑暗中摸索”。定陶战役组织实施中,4∶1战役标准是硬性指标,必须不折不扣完成,至于如何形成打歼灭战态势,则需要发挥艺术和谋略的作用。主要内容为:其一,集中兵力。调集一切能够调集的兵力于主要作战方向,使兵力达成四倍于敌的优势。其二,预设战场。因我大多兵力刚结束上一场战役需要休整,4∶1的兵力优势并没有形成绝对优势,需要预定战场,一方面可以空间换时间,以利部队休整,另一方面,可以消耗主攻敌人的战斗力,以利于围歼。因而以第6纵队两个团采取运动防御,消耗、迟滞整3师,将其诱至预定战场。其三,阻敌增援。如何阻敌增援,给指挥艺术的发挥提供了巨大的空间。战役中对阻敌增援任务作了如下设计:以3纵9旅一个团结合冀鲁豫五分区一个团阻击整47师,扩大其与整3师的间隙;以冀南军区独4旅阻击整41师等,据统计,阻援兵力与敌增援兵力之比为4∶13,实现了以弱耗强的目的。

及时抓住有利态势。战役标准是一回事,实现战役目的则依赖于有利态势。有利态势可以扩大战役标准形成的优势,提高达成战役目的的可能性。根据战役标准,兵力达到局部优势后,还需要作战变量中的其他指标均达到最佳状态。在此,把握好时机、地点和部队三个关节点,抓住有利条件对达成战役目的极为重要。9月2日,敌整3师在第6纵队2个团的节节阻击下,伤亡1500余人,进占秦砦、桃园地区。整47师进占黄水口、吕砦地区。此时,刘峙将整3师、整47师会攻定陶的计划,改为整3师进攻菏泽,整47师进攻定陶。此时,敌两师间隙增大,整3师被拖疲、力量削弱,利于我对其割裂与围歼,我即抓住有利战机,迅速确定战场西移,并提前一天向敌发起进攻,争取了歼敌时间,增大了胜利的把握。

积极向战术层次渗透。3∶1以上战役标准,不仅适用于战役层次,更加适用于战术层次。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,重点体现在战术层次,并通过战术效果迅速扩大相对优势。定陶战役中,在主要作战方向上,同样实行分批逐次歼敌,使集中优势兵力的原则不仅贯彻于总的战役指导,并能体现于具体战术部署上。如,在歼灭整3师战术部署上集中6纵队7个团七倍于敌的绝对优势兵力,先歼其20旅59团。歼灭20旅,才打开了战局,进而得以全歼整3师,而后转用兵力全歼整47师。战役过程表明,在战术上,什么时候集中兵力3∶1以上标准坚持得好,作战则较为顺利,什么时候坚持得不好,作战则较为困难,在刘、邓首长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曾指出,战术上集中兵力打一点的运用仍嫌不够,就说明了这一点。

信息化局部战争中,面对战场的复杂性、不确定性,战役筹划更加需要坚持战役战术标准,以形成战役筹划分析框架,识别其中的机遇与挑战,设计与组织战役行动。由于战争与冲突性质发生质的变化,战役标准也将发生根本变化,以往“数豆子”式的战役战术标准显然不再适用,而需要从复杂性系统视角,依据制胜机理,利用历史分析、作战试验、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方法,探索制定新的战役战术标准和表达形式,为信息化局部战争战役筹划提供依据。

(作者单位:陆军党的创新理论学习研究中心)

定陶战役战前敌我态势图

战役背景

定陶战役,是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于1946年9月上旬,在鲁西南定陶地区进行的一次成功的运动战。这一战役是在敌强我弱、敌众我寡的情况下,我军坚决地执行了毛主席“集中优势兵力,各个歼灭敌人”的作战方针,充分发挥了人民战争的威力,5天中干脆、彻底地歼敌4个旅,具有鲜明的速决战与歼灭战特点。定陶战役的胜利,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的气焰。1946年9月12日《解放日报》社论指出:“这是继中原我军突围胜利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次胜利。”

讲评析理

定陶战役胜利的原因,根本在于,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坚决执行了中央军委集中优势兵力的指示,严格按照战役标准进行战役筹划与行动的结果。战役前,毛主席曾经作出重要指示:凡与敌正规军作战,每战必须以优势兵力加于敌人,其比例最好是4∶1,至少3∶1,歼其一部,再打另一部,再打第三部,各个击破之。这与我们今天所研究的战役标准不谋而合,与3∶1经验公式的原理、理念基本一致,是一种经验总结及作战规律的反映。所谓3∶1经验公式,是指在滑膛枪发明之后的战斗中,如果具有3∶1以上的兵力优势,则能实施进攻并取得胜利。定陶战役的战役筹划和作战过程,都以此战役标准为依据和思维重心,注重指挥科学与指挥艺术的结合,有效地实现了集中优势兵力、各个歼灭敌人的战役目的。

选择主要作战方向。进攻鲁西南之敌兵力总计达30万人,而我在冀鲁豫战场只有4个纵队,约5万余人,敌我兵力之比是6∶1,我在兵力对比上明显处于劣势。无数战争实践表明,在战役部署上,那种轻视敌人、平分兵力对付诸路之敌的方法,就像“挑沙填海”一样,会导致被众多敌人淹没掉,一路也不能歼灭、使自己陷于被动地位。兵力在严重不对称的情形下,必然需要选择主攻方向,集中力量加以歼灭,通过效果叠加改变力量对比。在定陶战役筹划过程中,我兵力5万余人是总约束条件,按照3∶1以上战役标准,满打满算,打击对象只能选择16000人左右,结合打击目标对整个战役的影响,符合条件的有敌整编第3师、整编第47师。通过综合分析,作出如下判断:打蒋嫡系,杂牌增援一般不积极,整3师应该是重心和主要方向。因为该师是该方向唯一的蒋军嫡系部队,虽然战斗力较强,但劳师远征,部队疲惫,地形不熟,与同路的整47师存在矛盾,较为孤立,将整3师作为首歼目标,可以造成敌全线崩溃。因此,我军最后选择敌整3师为主要方向,并将我敌兵力比确立为4∶1。

设计组织实施方法。战役筹划,面临着各种不确定因素,如何把握标准,消除其不确定性,是需要解决的重要难题。战役标准,可以使战役组织实施有据可循,而不至于在“黑暗中摸索”。定陶战役组织实施中,4∶1战役标准是硬性指标,必须不折不扣完成,至于如何形成打歼灭战态势,则需要发挥艺术和谋略的作用。主要内容为:其一,集中兵力。调集一切能够调集的兵力于主要作战方向,使兵力达成四倍于敌的优势。其二,预设战场。因我大多兵力刚结束上一场战役需要休整,4∶1的兵力优势并没有形成绝对优势,需要预定战场,一方面可以空间换时间,以利部队休整,另一方面,可以消耗主攻敌人的战斗力,以利于围歼。因而以第6纵队两个团采取运动防御,消耗、迟滞整3师,将其诱至预定战场。其三,阻敌增援。如何阻敌增援,给指挥艺术的发挥提供了巨大的空间。战役中对阻敌增援任务作了如下设计:以3纵9旅一个团结合冀鲁豫五分区一个团阻击整47师,扩大其与整3师的间隙;以冀南军区独4旅阻击整41师等,据统计,阻援兵力与敌增援兵力之比为4∶13,实现了以弱耗强的目的。

及时抓住有利态势。战役标准是一回事,实现战役目的则依赖于有利态势。有利态势可以扩大战役标准形成的优势,提高达成战役目的的可能性。根据战役标准,兵力达到局部优势后,还需要作战变量中的其他指标均达到最佳状态。在此,把握好时机、地点和部队三个关节点,抓住有利条件对达成战役目的极为重要。9月2日,敌整3师在第6纵队2个团的节节阻击下,伤亡1500余人,进占秦砦、桃园地区。整47师进占黄水口、吕砦地区。此时,刘峙将整3师、整47师会攻定陶的计划,改为整3师进攻菏泽,整47师进攻定陶。此时,敌两师间隙增大,整3师被拖疲、力量削弱,利于我对其割裂与围歼,我即抓住有利战机,迅速确定战场西移,并提前一天向敌发起进攻,争取了歼敌时间,增大了胜利的把握。

积极向战术层次渗透。3∶1以上战役标准,不仅适用于战役层次,更加适用于战术层次。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,重点体现在战术层次,并通过战术效果迅速扩大相对优势。定陶战役中,在主要作战方向上,同样实行分批逐次歼敌,使集中优势兵力的原则不仅贯彻于总的战役指导,并能体现于具体战术部署上。如,在歼灭整3师战术部署上集中6纵队7个团七倍于敌的绝对优势兵力,先歼其20旅59团。歼灭20旅,才打开了战局,进而得以全歼整3师,而后转用兵力全歼整47师。战役过程表明,在战术上,什么时候集中兵力3∶1以上标准坚持得好,作战则较为顺利,什么时候坚持得不好,作战则较为困难,在刘、邓首长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曾指出,战术上集中兵力打一点的运用仍嫌不够,就说明了这一点。

信息化局部战争中,面对战场的复杂性、不确定性,战役筹划更加需要坚持战役战术标准,以形成战役筹划分析框架,识别其中的机遇与挑战,设计与组织战役行动。由于战争与冲突性质发生质的变化,战役标准也将发生根本变化,以往“数豆子”式的战役战术标准显然不再适用,而需要从复杂性系统视角,依据制胜机理,利用历史分析、作战试验、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方法,探索制定新的战役战术标准和表达形式,为信息化局部战争战役筹划提供依据。

(作者单位:陆军党的创新理论学习研究中心)

定陶战役战前敌我态势图

战役背景

定陶战役,是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于1946年9月上旬,在鲁西南定陶地区进行的一次成功的运动战。这一战役是在敌强我弱、敌众我寡的情况下,我军坚决地执行了毛主席“集中优势兵力,各个歼灭敌人”的作战方针,充分发挥了人民战争的威力,5天中干脆、彻底地歼敌4个旅,具有鲜明的速决战与歼灭战特点。定陶战役的胜利,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的气焰。1946年9月12日《解放日报》社论指出:“这是继中原我军突围胜利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次胜利。”

讲评析理

定陶战役胜利的原因,根本在于,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坚决执行了中央军委集中优势兵力的指示,严格按照战役标准进行战役筹划与行动的结果。战役前,毛主席曾经作出重要指示:凡与敌正规军作战,每战必须以优势兵力加于敌人,其比例最好是4∶1,至少3∶1,歼其一部,再打另一部,再打第三部,各个击破之。这与我们今天所研究的战役标准不谋而合,与3∶1经验公式的原理、理念基本一致,是一种经验总结及作战规律的反映。所谓3∶1经验公式,是指在滑膛枪发明之后的战斗中,如果具有3∶1以上的兵力优势,则能实施进攻并取得胜利。定陶战役的战役筹划和作战过程,都以此战役标准为依据和思维重心,注重指挥科学与指挥艺术的结合,有效地实现了集中优势兵力、各个歼灭敌人的战役目的。

选择主要作战方向。进攻鲁西南之敌兵力总计达30万人,而我在冀鲁豫战场只有4个纵队,约5万余人,敌我兵力之比是6∶1,我在兵力对比上明显处于劣势。无数战争实践表明,在战役部署上,那种轻视敌人、平分兵力对付诸路之敌的方法,就像“挑沙填海”一样,会导致被众多敌人淹没掉,一路也不能歼灭、使自己陷于被动地位。兵力在严重不对称的情形下,必然需要选择主攻方向,集中力量加以歼灭,通过效果叠加改变力量对比。在定陶战役筹划过程中,我兵力5万余人是总约束条件,按照3∶1以上战役标准,满打满算,打击对象只能选择16000人左右,结合打击目标对整个战役的影响,符合条件的有敌整编第3师、整编第47师。通过综合分析,作出如下判断:打蒋嫡系,杂牌增援一般不积极,整3师应该是重心和主要方向。因为该师是该方向唯一的蒋军嫡系部队,虽然战斗力较强,但劳师远征,部队疲惫,地形不熟,与同路的整47师存在矛盾,较为孤立,将整3师作为首歼目标,可以造成敌全线崩溃。因此,我军最后选择敌整3师为主要方向,并将我敌兵力比确立为4∶1。

设计组织实施方法。战役筹划,面临着各种不确定因素,如何把握标准,消除其不确定性,是需要解决的重要难题。战役标准,可以使战役组织实施有据可循,而不至于在“黑暗中摸索”。定陶战役组织实施中,4∶1战役标准是硬性指标,必须不折不扣完成,至于如何形成打歼灭战态势,则需要发挥艺术和谋略的作用。主要内容为:其一,集中兵力。调集一切能够调集的兵力于主要作战方向,使兵力达成四倍于敌的优势。其二,预设战场。因我大多兵力刚结束上一场战役需要休整,4∶1的兵力优势并没有形成绝对优势,需要预定战场,一方面可以空间换时间,以利部队休整,另一方面,可以消耗主攻敌人的战斗力,以利于围歼。因而以第6纵队两个团采取运动防御,消耗、迟滞整3师,将其诱至预定战场。其三,阻敌增援。如何阻敌增援,给指挥艺术的发挥提供了巨大的空间。战役中对阻敌增援任务作了如下设计:以3纵9旅一个团结合冀鲁豫五分区一个团阻击整47师,扩大其与整3师的间隙;以冀南军区独4旅阻击整41师等,据统计,阻援兵力与敌增援兵力之比为4∶13,实现了以弱耗强的目的。

及时抓住有利态势。战役标准是一回事,实现战役目的则依赖于有利态势。有利态势可以扩大战役标准形成的优势,提高达成战役目的的可能性。根据战役标准,兵力达到局部优势后,还需要作战变量中的其他指标均达到最佳状态。在此,把握好时机、地点和部队三个关节点,抓住有利条件对达成战役目的极为重要。9月2日,敌整3师在第6纵队2个团的节节阻击下,伤亡1500余人,进占秦砦、桃园地区。整47师进占黄水口、吕砦地区。此时,刘峙将整3师、整47师会攻定陶的计划,改为整3师进攻菏泽,整47师进攻定陶。此时,敌两师间隙增大,整3师被拖疲、力量削弱,利于我对其割裂与围歼,我即抓住有利战机,迅速确定战场西移,并提前一天向敌发起进攻,争取了歼敌时间,增大了胜利的把握。

积极向战术层次渗透。3∶1以上战役标准,不仅适用于战役层次,更加适用于战术层次。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,重点体现在战术层次,并通过战术效果迅速扩大相对优势。定陶战役中,在主要作战方向上,同样实行分批逐次歼敌,使集中优势兵力的原则不仅贯彻于总的战役指导,并能体现于具体战术部署上。如,在歼灭整3师战术部署上集中6纵队7个团七倍于敌的绝对优势兵力,先歼其20旅59团。歼灭20旅,才打开了战局,进而得以全歼整3师,而后转用兵力全歼整47师。战役过程表明,在战术上,什么时候集中兵力3∶1以上标准坚持得好,作战则较为顺利,什么时候坚持得不好,作战则较为困难,在刘、邓首长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曾指出,战术上集中兵力打一点的运用仍嫌不够,就说明了这一点。

信息化局部战争中,面对战场的复杂性、不确定性,战役筹划更加需要坚持战役战术标准,以形成战役筹划分析框架,识别其中的机遇与挑战,设计与组织战役行动。由于战争与冲突性质发生质的变化,战役标准也将发生根本变化,以往“数豆子”式的战役战术标准显然不再适用,而需要从复杂性系统视角,依据制胜机理,利用历史分析、作战试验、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方法,探索制定新的战役战术标准和表达形式,为信息化局部战争战役筹划提供依据。

(作者单位:陆军党的创新理论学习研究中心)

定陶战役战前敌我态势图

战役背景

定陶战役,是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于1946年9月上旬,在鲁西南定陶地区进行的一次成功的运动战。这一战役是在敌强我弱、敌众我寡的情况下,我军坚决地执行了毛主席“集中优势兵力,各个歼灭敌人”的作战方针,充分发挥了人民战争的威力,5天中干脆、彻底地歼敌4个旅,具有鲜明的速决战与歼灭战特点。定陶战役的胜利,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的气焰。1946年9月12日《解放日报》社论指出:“这是继中原我军突围胜利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次胜利。”

讲评析理

定陶战役胜利的原因,根本在于,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坚决执行了中央军委集中优势兵力的指示,严格按照战役标准进行战役筹划与行动的结果。战役前,毛主席曾经作出重要指示:凡与敌正规军作战,每战必须以优势兵力加于敌人,其比例最好是4∶1,至少3∶1,歼其一部,再打另一部,再打第三部,各个击破之。这与我们今天所研究的战役标准不谋而合,与3∶1经验公式的原理、理念基本一致,是一种经验总结及作战规律的反映。所谓3∶1经验公式,是指在滑膛枪发明之后的战斗中,如果具有3∶1以上的兵力优势,则能实施进攻并取得胜利。定陶战役的战役筹划和作战过程,都以此战役标准为依据和思维重心,注重指挥科学与指挥艺术的结合,有效地实现了集中优势兵力、各个歼灭敌人的战役目的。

选择主要作战方向。进攻鲁西南之敌兵力总计达30万人,而我在冀鲁豫战场只有4个纵队,约5万余人,敌我兵力之比是6∶1,我在兵力对比上明显处于劣势。无数战争实践表明,在战役部署上,那种轻视敌人、平分兵力对付诸路之敌的方法,就像“挑沙填海”一样,会导致被众多敌人淹没掉,一路也不能歼灭、使自己陷于被动地位。兵力在严重不对称的情形下,必然需要选择主攻方向,集中力量加以歼灭,通过效果叠加改变力量对比。在定陶战役筹划过程中,我兵力5万余人是总约束条件,按照3∶1以上战役标准,满打满算,打击对象只能选择16000人左右,结合打击目标对整个战役的影响,符合条件的有敌整编第3师、整编第47师。通过综合分析,作出如下判断:打蒋嫡系,杂牌增援一般不积极,整3师应该是重心和主要方向。因为该师是该方向唯一的蒋军嫡系部队,虽然战斗力较强,但劳师远征,部队疲惫,地形不熟,与同路的整47师存在矛盾,较为孤立,将整3师作为首歼目标,可以造成敌全线崩溃。因此,我军最后选择敌整3师为主要方向,并将我敌兵力比确立为4∶1。

设计组织实施方法。战役筹划,面临着各种不确定因素,如何把握标准,消除其不确定性,是需要解决的重要难题。战役标准,可以使战役组织实施有据可循,而不至于在“黑暗中摸索”。定陶战役组织实施中,4∶1战役标准是硬性指标,必须不折不扣完成,至于如何形成打歼灭战态势,则需要发挥艺术和谋略的作用。主要内容为:其一,集中兵力。调集一切能够调集的兵力于主要作战方向,使兵力达成四倍于敌的优势。其二,预设战场。因我大多兵力刚结束上一场战役需要休整,4∶1的兵力优势并没有形成绝对优势,需要预定战场,一方面可以空间换时间,以利部队休整,另一方面,可以消耗主攻敌人的战斗力,以利于围歼。因而以第6纵队两个团采取运动防御,消耗、迟滞整3师,将其诱至预定战场。其三,阻敌增援。如何阻敌增援,给指挥艺术的发挥提供了巨大的空间。战役中对阻敌增援任务作了如下设计:以3纵9旅一个团结合冀鲁豫五分区一个团阻击整47师,扩大其与整3师的间隙;以冀南军区独4旅阻击整41师等,据统计,阻援兵力与敌增援兵力之比为4∶13,实现了以弱耗强的目的。

及时抓住有利态势。战役标准是一回事,实现战役目的则依赖于有利态势。有利态势可以扩大战役标准形成的优势,提高达成战役目的的可能性。根据战役标准,兵力达到局部优势后,还需要作战变量中的其他指标均达到最佳状态。在此,把握好时机、地点和部队三个关节点,抓住有利条件对达成战役目的极为重要。9月2日,敌整3师在第6纵队2个团的节节阻击下,伤亡1500余人,进占秦砦、桃园地区。整47师进占黄水口、吕砦地区。此时,刘峙将整3师、整47师会攻定陶的计划,改为整3师进攻菏泽,整47师进攻定陶。此时,敌两师间隙增大,整3师被拖疲、力量削弱,利于我对其割裂与围歼,我即抓住有利战机,迅速确定战场西移,并提前一天向敌发起进攻,争取了歼敌时间,增大了胜利的把握。

积极向战术层次渗透。3∶1以上战役标准,不仅适用于战役层次,更加适用于战术层次。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,重点体现在战术层次,并通过战术效果迅速扩大相对优势。定陶战役中,在主要作战方向上,同样实行分批逐次歼敌,使集中优势兵力的原则不仅贯彻于总的战役指导,并能体现于具体战术部署上。如,在歼灭整3师战术部署上集中6纵队7个团七倍于敌的绝对优势兵力,先歼其20旅59团。歼灭20旅,才打开了战局,进而得以全歼整3师,而后转用兵力全歼整47师。战役过程表明,在战术上,什么时候集中兵力3∶1以上标准坚持得好,作战则较为顺利,什么时候坚持得不好,作战则较为困难,在刘、邓首长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曾指出,战术上集中兵力打一点的运用仍嫌不够,就说明了这一点。

信息化局部战争中,面对战场的复杂性、不确定性,战役筹划更加需要坚持战役战术标准,以形成战役筹划分析框架,识别其中的机遇与挑战,设计与组织战役行动。由于战争与冲突性质发生质的变化,战役标准也将发生根本变化,以往“数豆子”式的战役战术标准显然不再适用,而需要从复杂性系统视角,依据制胜机理,利用历史分析、作战试验、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方法,探索制定新的战役战术标准和表达形式,为信息化局部战争战役筹划提供依据。

(作者单位:陆军党的创新理论学习研究中心)

定陶战役战前敌我态势图

战役背景

定陶战役,是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于1946年9月上旬,在鲁西南定陶地区进行的一次成功的运动战。这一战役是在敌强我弱、敌众我寡的情况下,我军坚决地执行了毛主席“集中优势兵力,各个歼灭敌人”的作战方针,充分发挥了人民战争的威力,5天中干脆、彻底地歼敌4个旅,具有鲜明的速决战与歼灭战特点。定陶战役的胜利,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的气焰。1946年9月12日《解放日报》社论指出:“这是继中原我军突围胜利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次胜利。”

讲评析理

定陶战役胜利的原因,根本在于,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坚决执行了中央军委集中优势兵力的指示,严格按照战役标准进行战役筹划与行动的结果。战役前,毛主席曾经作出重要指示:凡与敌正规军作战,每战必须以优势兵力加于敌人,其比例最好是4∶1,至少3∶1,歼其一部,再打另一部,再打第三部,各个击破之。这与我们今天所研究的战役标准不谋而合,与3∶1经验公式的原理、理念基本一致,是一种经验总结及作战规律的反映。所谓3∶1经验公式,是指在滑膛枪发明之后的战斗中,如果具有3∶1以上的兵力优势,则能实施进攻并取得胜利。定陶战役的战役筹划和作战过程,都以此战役标准为依据和思维重心,注重指挥科学与指挥艺术的结合,有效地实现了集中优势兵力、各个歼灭敌人的战役目的。

选择主要作战方向。进攻鲁西南之敌兵力总计达30万人,而我在冀鲁豫战场只有4个纵队,约5万余人,敌我兵力之比是6∶1,我在兵力对比上明显处于劣势。无数战争实践表明,在战役部署上,那种轻视敌人、平分兵力对付诸路之敌的方法,就像“挑沙填海”一样,会导致被众多敌人淹没掉,一路也不能歼灭、使自己陷于被动地位。兵力在严重不对称的情形下,必然需要选择主攻方向,集中力量加以歼灭,通过效果叠加改变力量对比。在定陶战役筹划过程中,我兵力5万余人是总约束条件,按照3∶1以上战役标准,满打满算,打击对象只能选择16000人左右,结合打击目标对整个战役的影响,符合条件的有敌整编第3师、整编第47师。通过综合分析,作出如下判断:打蒋嫡系,杂牌增援一般不积极,整3师应该是重心和主要方向。因为该师是该方向唯一的蒋军嫡系部队,虽然战斗力较强,但劳师远征,部队疲惫,地形不熟,与同路的整47师存在矛盾,较为孤立,将整3师作为首歼目标,可以造成敌全线崩溃。因此,我军最后选择敌整3师为主要方向,并将我敌兵力比确立为4∶1。

设计组织实施方法。战役筹划,面临着各种不确定因素,如何把握标准,消除其不确定性,是需要解决的重要难题。战役标准,可以使战役组织实施有据可循,而不至于在“黑暗中摸索”。定陶战役组织实施中,4∶1战役标准是硬性指标,必须不折不扣完成,至于如何形成打歼灭战态势,则需要发挥艺术和谋略的作用。主要内容为:其一,集中兵力。调集一切能够调集的兵力于主要作战方向,使兵力达成四倍于敌的优势。其二,预设战场。因我大多兵力刚结束上一场战役需要休整,4∶1的兵力优势并没有形成绝对优势,需要预定战场,一方面可以空间换时间,以利部队休整,另一方面,可以消耗主攻敌人的战斗力,以利于围歼。因而以第6纵队两个团采取运动防御,消耗、迟滞整3师,将其诱至预定战场。其三,阻敌增援。如何阻敌增援,给指挥艺术的发挥提供了巨大的空间。战役中对阻敌增援任务作了如下设计:以3纵9旅一个团结合冀鲁豫五分区一个团阻击整47师,扩大其与整3师的间隙;以冀南军区独4旅阻击整41师等,据统计,阻援兵力与敌增援兵力之比为4∶13,实现了以弱耗强的目的。

及时抓住有利态势。战役标准是一回事,实现战役目的则依赖于有利态势。有利态势可以扩大战役标准形成的优势,提高达成战役目的的可能性。根据战役标准,兵力达到局部优势后,还需要作战变量中的其他指标均达到最佳状态。在此,把握好时机、地点和部队三个关节点,抓住有利条件对达成战役目的极为重要。9月2日,敌整3师在第6纵队2个团的节节阻击下,伤亡1500余人,进占秦砦、桃园地区。整47师进占黄水口、吕砦地区。此时,刘峙将整3师、整47师会攻定陶的计划,改为整3师进攻菏泽,整47师进攻定陶。此时,敌两师间隙增大,整3师被拖疲、力量削弱,利于我对其割裂与围歼,我即抓住有利战机,迅速确定战场西移,并提前一天向敌发起进攻,争取了歼敌时间,增大了胜利的把握。

积极向战术层次渗透。3∶1以上战役标准,不仅适用于战役层次,更加适用于战术层次。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,重点体现在战术层次,并通过战术效果迅速扩大相对优势。定陶战役中,在主要作战方向上,同样实行分批逐次歼敌,使集中优势兵力的原则不仅贯彻于总的战役指导,并能体现于具体战术部署上。如,在歼灭整3师战术部署上集中6纵队7个团七倍于敌的绝对优势兵力,先歼其20旅59团。歼灭20旅,才打开了战局,进而得以全歼整3师,而后转用兵力全歼整47师。战役过程表明,在战术上,什么时候集中兵力3∶1以上标准坚持得好,作战则较为顺利,什么时候坚持得不好,作战则较为困难,在刘、邓首长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曾指出,战术上集中兵力打一点的运用仍嫌不够,就说明了这一点。

信息化局部战争中,面对战场的复杂性、不确定性,战役筹划更加需要坚持战役战术标准,以形成战役筹划分析框架,识别其中的机遇与挑战,设计与组织战役行动。由于战争与冲突性质发生质的变化,战役标准也将发生根本变化,以往“数豆子”式的战役战术标准显然不再适用,而需要从复杂性系统视角,依据制胜机理,利用历史分析、作战试验、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方法,探索制定新的战役战术标准和表达形式,为信息化局部战争战役筹划提供依据。

(作者单位:陆军党的创新理论学习研究中心)

定陶战役战前敌我态势图

战役背景

定陶战役,是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于1946年9月上旬,在鲁西南定陶地区进行的一次成功的运动战。这一战役是在敌强我弱、敌众我寡的情况下,我军坚决地执行了毛主席“集中优势兵力,各个歼灭敌人”的作战方针,充分发挥了人民战争的威力,5天中干脆、彻底地歼敌4个旅,具有鲜明的速决战与歼灭战特点。定陶战役的胜利,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的气焰。1946年9月12日《解放日报》社论指出:“这是继中原我军突围胜利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次胜利。”

讲评析理

定陶战役胜利的原因,根本在于,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坚决执行了中央军委集中优势兵力的指示,严格按照战役标准进行战役筹划与行动的结果。战役前,毛主席曾经作出重要指示:凡与敌正规军作战,每战必须以优势兵力加于敌人,其比例最好是4∶1,至少3∶1,歼其一部,再打另一部,再打第三部,各个击破之。这与我们今天所研究的战役标准不谋而合,与3∶1经验公式的原理、理念基本一致,是一种经验总结及作战规律的反映。所谓3∶1经验公式,是指在滑膛枪发明之后的战斗中,如果具有3∶1以上的兵力优势,则能实施进攻并取得胜利。定陶战役的战役筹划和作战过程,都以此战役标准为依据和思维重心,注重指挥科学与指挥艺术的结合,有效地实现了集中优势兵力、各个歼灭敌人的战役目的。

选择主要作战方向。进攻鲁西南之敌兵力总计达30万人,而我在冀鲁豫战场只有4个纵队,约5万余人,敌我兵力之比是6∶1,我在兵力对比上明显处于劣势。无数战争实践表明,在战役部署上,那种轻视敌人、平分兵力对付诸路之敌的方法,就像“挑沙填海”一样,会导致被众多敌人淹没掉,一路也不能歼灭、使自己陷于被动地位。兵力在严重不对称的情形下,必然需要选择主攻方向,集中力量加以歼灭,通过效果叠加改变力量对比。在定陶战役筹划过程中,我兵力5万余人是总约束条件,按照3∶1以上战役标准,满打满算,打击对象只能选择16000人左右,结合打击目标对整个战役的影响,符合条件的有敌整编第3师、整编第47师。通过综合分析,作出如下判断:打蒋嫡系,杂牌增援一般不积极,整3师应该是重心和主要方向。因为该师是该方向唯一的蒋军嫡系部队,虽然战斗力较强,但劳师远征,部队疲惫,地形不熟,与同路的整47师存在矛盾,较为孤立,将整3师作为首歼目标,可以造成敌全线崩溃。因此,我军最后选择敌整3师为主要方向,并将我敌兵力比确立为4∶1。

设计组织实施方法。战役筹划,面临着各种不确定因素,如何把握标准,消除其不确定性,是需要解决的重要难题。战役标准,可以使战役组织实施有据可循,而不至于在“黑暗中摸索”。定陶战役组织实施中,4∶1战役标准是硬性指标,必须不折不扣完成,至于如何形成打歼灭战态势,则需要发挥艺术和谋略的作用。主要内容为:其一,集中兵力。调集一切能够调集的兵力于主要作战方向,使兵力达成四倍于敌的优势。其二,预设战场。因我大多兵力刚结束上一场战役需要休整,4∶1的兵力优势并没有形成绝对优势,需要预定战场,一方面可以空间换时间,以利部队休整,另一方面,可以消耗主攻敌人的战斗力,以利于围歼。因而以第6纵队两个团采取运动防御,消耗、迟滞整3师,将其诱至预定战场。其三,阻敌增援。如何阻敌增援,给指挥艺术的发挥提供了巨大的空间。战役中对阻敌增援任务作了如下设计:以3纵9旅一个团结合冀鲁豫五分区一个团阻击整47师,扩大其与整3师的间隙;以冀南军区独4旅阻击整41师等,据统计,阻援兵力与敌增援兵力之比为4∶13,实现了以弱耗强的目的。

及时抓住有利态势。战役标准是一回事,实现战役目的则依赖于有利态势。有利态势可以扩大战役标准形成的优势,提高达成战役目的的可能性。根据战役标准,兵力达到局部优势后,还需要作战变量中的其他指标均达到最佳状态。在此,把握好时机、地点和部队三个关节点,抓住有利条件对达成战役目的极为重要。9月2日,敌整3师在第6纵队2个团的节节阻击下,伤亡1500余人,进占秦砦、桃园地区。整47师进占黄水口、吕砦地区。此时,刘峙将整3师、整47师会攻定陶的计划,改为整3师进攻菏泽,整47师进攻定陶。此时,敌两师间隙增大,整3师被拖疲、力量削弱,利于我对其割裂与围歼,我即抓住有利战机,迅速确定战场西移,并提前一天向敌发起进攻,争取了歼敌时间,增大了胜利的把握。

积极向战术层次渗透。3∶1以上战役标准,不仅适用于战役层次,更加适用于战术层次。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,重点体现在战术层次,并通过战术效果迅速扩大相对优势。定陶战役中,在主要作战方向上,同样实行分批逐次歼敌,使集中优势兵力的原则不仅贯彻于总的战役指导,并能体现于具体战术部署上。如,在歼灭整3师战术部署上集中6纵队7个团七倍于敌的绝对优势兵力,先歼其20旅59团。歼灭20旅,才打开了战局,进而得以全歼整3师,而后转用兵力全歼整47师。战役过程表明,在战术上,什么时候集中兵力3∶1以上标准坚持得好,作战则较为顺利,什么时候坚持得不好,作战则较为困难,在刘、邓首长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曾指出,战术上集中兵力打一点的运用仍嫌不够,就说明了这一点。

信息化局部战争中,面对战场的复杂性、不确定性,战役筹划更加需要坚持战役战术标准,以形成战役筹划分析框架,识别其中的机遇与挑战,设计与组织战役行动。由于战争与冲突性质发生质的变化,战役标准也将发生根本变化,以往“数豆子”式的战役战术标准显然不再适用,而需要从复杂性系统视角,依据制胜机理,利用历史分析、作战试验、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方法,探索制定新的战役战术标准和表达形式,为信息化局部战争战役筹划提供依据。

(作者单位:陆军党的创新理论学习研究中心)

定陶战役战前敌我态势图

战役背景

定陶战役,是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于1946年9月上旬,在鲁西南定陶地区进行的一次成功的运动战。这一战役是在敌强我弱、敌众我寡的情况下,我军坚决地执行了毛主席“集中优势兵力,各个歼灭敌人”的作战方针,充分发挥了人民战争的威力,5天中干脆、彻底地歼敌4个旅,具有鲜明的速决战与歼灭战特点。定陶战役的胜利,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的气焰。1946年9月12日《解放日报》社论指出:“这是继中原我军突围胜利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次胜利。”

讲评析理

定陶战役胜利的原因,根本在于,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坚决执行了中央军委集中优势兵力的指示,严格按照战役标准进行战役筹划与行动的结果。战役前,毛主席曾经作出重要指示:凡与敌正规军作战,每战必须以优势兵力加于敌人,其比例最好是4∶1,至少3∶1,歼其一部,再打另一部,再打第三部,各个击破之。这与我们今天所研究的战役标准不谋而合,与3∶1经验公式的原理、理念基本一致,是一种经验总结及作战规律的反映。所谓3∶1经验公式,是指在滑膛枪发明之后的战斗中,如果具有3∶1以上的兵力优势,则能实施进攻并取得胜利。定陶战役的战役筹划和作战过程,都以此战役标准为依据和思维重心,注重指挥科学与指挥艺术的结合,有效地实现了集中优势兵力、各个歼灭敌人的战役目的。

选择主要作战方向。进攻鲁西南之敌兵力总计达30万人,而我在冀鲁豫战场只有4个纵队,约5万余人,敌我兵力之比是6∶1,我在兵力对比上明显处于劣势。无数战争实践表明,在战役部署上,那种轻视敌人、平分兵力对付诸路之敌的方法,就像“挑沙填海”一样,会导致被众多敌人淹没掉,一路也不能歼灭、使自己陷于被动地位。兵力在严重不对称的情形下,必然需要选择主攻方向,集中力量加以歼灭,通过效果叠加改变力量对比。在定陶战役筹划过程中,我兵力5万余人是总约束条件,按照3∶1以上战役标准,满打满算,打击对象只能选择16000人左右,结合打击目标对整个战役的影响,符合条件的有敌整编第3师、整编第47师。通过综合分析,作出如下判断:打蒋嫡系,杂牌增援一般不积极,整3师应该是重心和主要方向。因为该师是该方向唯一的蒋军嫡系部队,虽然战斗力较强,但劳师远征,部队疲惫,地形不熟,与同路的整47师存在矛盾,较为孤立,将整3师作为首歼目标,可以造成敌全线崩溃。因此,我军最后选择敌整3师为主要方向,并将我敌兵力比确立为4∶1。

设计组织实施方法。战役筹划,面临着各种不确定因素,如何把握标准,消除其不确定性,是需要解决的重要难题。战役标准,可以使战役组织实施有据可循,而不至于在“黑暗中摸索”。定陶战役组织实施中,4∶1战役标准是硬性指标,必须不折不扣完成,至于如何形成打歼灭战态势,则需要发挥艺术和谋略的作用。主要内容为:其一,集中兵力。调集一切能够调集的兵力于主要作战方向,使兵力达成四倍于敌的优势。其二,预设战场。因我大多兵力刚结束上一场战役需要休整,4∶1的兵力优势并没有形成绝对优势,需要预定战场,一方面可以空间换时间,以利部队休整,另一方面,可以消耗主攻敌人的战斗力,以利于围歼。因而以第6纵队两个团采取运动防御,消耗、迟滞整3师,将其诱至预定战场。其三,阻敌增援。如何阻敌增援,给指挥艺术的发挥提供了巨大的空间。战役中对阻敌增援任务作了如下设计:以3纵9旅一个团结合冀鲁豫五分区一个团阻击整47师,扩大其与整3师的间隙;以冀南军区独4旅阻击整41师等,据统计,阻援兵力与敌增援兵力之比为4∶13,实现了以弱耗强的目的。

及时抓住有利态势。战役标准是一回事,实现战役目的则依赖于有利态势。有利态势可以扩大战役标准形成的优势,提高达成战役目的的可能性。根据战役标准,兵力达到局部优势后,还需要作战变量中的其他指标均达到最佳状态。在此,把握好时机、地点和部队三个关节点,抓住有利条件对达成战役目的极为重要。9月2日,敌整3师在第6纵队2个团的节节阻击下,伤亡1500余人,进占秦砦、桃园地区。整47师进占黄水口、吕砦地区。此时,刘峙将整3师、整47师会攻定陶的计划,改为整3师进攻菏泽,整47师进攻定陶。此时,敌两师间隙增大,整3师被拖疲、力量削弱,利于我对其割裂与围歼,我即抓住有利战机,迅速确定战场西移,并提前一天向敌发起进攻,争取了歼敌时间,增大了胜利的把握。

积极向战术层次渗透。3∶1以上战役标准,不仅适用于战役层次,更加适用于战术层次。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,重点体现在战术层次,并通过战术效果迅速扩大相对优势。定陶战役中,在主要作战方向上,同样实行分批逐次歼敌,使集中优势兵力的原则不仅贯彻于总的战役指导,并能体现于具体战术部署上。如,在歼灭整3师战术部署上集中6纵队7个团七倍于敌的绝对优势兵力,先歼其20旅59团。歼灭20旅,才打开了战局,进而得以全歼整3师,而后转用兵力全歼整47师。战役过程表明,在战术上,什么时候集中兵力3∶1以上标准坚持得好,作战则较为顺利,什么时候坚持得不好,作战则较为困难,在刘、邓首长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曾指出,战术上集中兵力打一点的运用仍嫌不够,就说明了这一点。

信息化局部战争中,面对战场的复杂性、不确定性,战役筹划更加需要坚持战役战术标准,以形成战役筹划分析框架,识别其中的机遇与挑战,设计与组织战役行动。由于战争与冲突性质发生质的变化,战役标准也将发生根本变化,以往“数豆子”式的战役战术标准显然不再适用,而需要从复杂性系统视角,依据制胜机理,利用历史分析、作战试验、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方法,探索制定新的战役战术标准和表达形式,为信息化局部战争战役筹划提供依据。

(作者单位:陆军党的创新理论学习研究中心)

定陶战役战前敌我态势图

战役背景

定陶战役,是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于1946年9月上旬,在鲁西南定陶地区进行的一次成功的运动战。这一战役是在敌强我弱、敌众我寡的情况下,我军坚决地执行了毛主席“集中优势兵力,各个歼灭敌人”的作战方针,充分发挥了人民战争的威力,5天中干脆、彻底地歼敌4个旅,具有鲜明的速决战与歼灭战特点。定陶战役的胜利,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的气焰。1946年9月12日《解放日报》社论指出:“这是继中原我军突围胜利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次胜利。”

讲评析理

定陶战役胜利的原因,根本在于,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坚决执行了中央军委集中优势兵力的指示,严格按照战役标准进行战役筹划与行动的结果。战役前,毛主席曾经作出重要指示:凡与敌正规军作战,每战必须以优势兵力加于敌人,其比例最好是4∶1,至少3∶1,歼其一部,再打另一部,再打第三部,各个击破之。这与我们今天所研究的战役标准不谋而合,与3∶1经验公式的原理、理念基本一致,是一种经验总结及作战规律的反映。所谓3∶1经验公式,是指在滑膛枪发明之后的战斗中,如果具有3∶1以上的兵力优势,则能实施进攻并取得胜利。定陶战役的战役筹划和作战过程,都以此战役标准为依据和思维重心,注重指挥科学与指挥艺术的结合,有效地实现了集中优势兵力、各个歼灭敌人的战役目的。

选择主要作战方向。进攻鲁西南之敌兵力总计达30万人,而我在冀鲁豫战场只有4个纵队,约5万余人,敌我兵力之比是6∶1,我在兵力对比上明显处于劣势。无数战争实践表明,在战役部署上,那种轻视敌人、平分兵力对付诸路之敌的方法,就像“挑沙填海”一样,会导致被众多敌人淹没掉,一路也不能歼灭、使自己陷于被动地位。兵力在严重不对称的情形下,必然需要选择主攻方向,集中力量加以歼灭,通过效果叠加改变力量对比。在定陶战役筹划过程中,我兵力5万余人是总约束条件,按照3∶1以上战役标准,满打满算,打击对象只能选择16000人左右,结合打击目标对整个战役的影响,符合条件的有敌整编第3师、整编第47师。通过综合分析,作出如下判断:打蒋嫡系,杂牌增援一般不积极,整3师应该是重心和主要方向。因为该师是该方向唯一的蒋军嫡系部队,虽然战斗力较强,但劳师远征,部队疲惫,地形不熟,与同路的整47师存在矛盾,较为孤立,将整3师作为首歼目标,可以造成敌全线崩溃。因此,我军最后选择敌整3师为主要方向,并将我敌兵力比确立为4∶1。

设计组织实施方法。战役筹划,面临着各种不确定因素,如何把握标准,消除其不确定性,是需要解决的重要难题。战役标准,可以使战役组织实施有据可循,而不至于在“黑暗中摸索”。定陶战役组织实施中,4∶1战役标准是硬性指标,必须不折不扣完成,至于如何形成打歼灭战态势,则需要发挥艺术和谋略的作用。主要内容为:其一,集中兵力。调集一切能够调集的兵力于主要作战方向,使兵力达成四倍于敌的优势。其二,预设战场。因我大多兵力刚结束上一场战役需要休整,4∶1的兵力优势并没有形成绝对优势,需要预定战场,一方面可以空间换时间,以利部队休整,另一方面,可以消耗主攻敌人的战斗力,以利于围歼。因而以第6纵队两个团采取运动防御,消耗、迟滞整3师,将其诱至预定战场。其三,阻敌增援。如何阻敌增援,给指挥艺术的发挥提供了巨大的空间。战役中对阻敌增援任务作了如下设计:以3纵9旅一个团结合冀鲁豫五分区一个团阻击整47师,扩大其与整3师的间隙;以冀南军区独4旅阻击整41师等,据统计,阻援兵力与敌增援兵力之比为4∶13,实现了以弱耗强的目的。

及时抓住有利态势。战役标准是一回事,实现战役目的则依赖于有利态势。有利态势可以扩大战役标准形成的优势,提高达成战役目的的可能性。根据战役标准,兵力达到局部优势后,还需要作战变量中的其他指标均达到最佳状态。在此,把握好时机、地点和部队三个关节点,抓住有利条件对达成战役目的极为重要。9月2日,敌整3师在第6纵队2个团的节节阻击下,伤亡1500余人,进占秦砦、桃园地区。整47师进占黄水口、吕砦地区。此时,刘峙将整3师、整47师会攻定陶的计划,改为整3师进攻菏泽,整47师进攻定陶。此时,敌两师间隙增大,整3师被拖疲、力量削弱,利于我对其割裂与围歼,我即抓住有利战机,迅速确定战场西移,并提前一天向敌发起进攻,争取了歼敌时间,增大了胜利的把握。

积极向战术层次渗透。3∶1以上战役标准,不仅适用于战役层次,更加适用于战术层次。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,重点体现在战术层次,并通过战术效果迅速扩大相对优势。定陶战役中,在主要作战方向上,同样实行分批逐次歼敌,使集中优势兵力的原则不仅贯彻于总的战役指导,并能体现于具体战术部署上。如,在歼灭整3师战术部署上集中6纵队7个团七倍于敌的绝对优势兵力,先歼其20旅59团。歼灭20旅,才打开了战局,进而得以全歼整3师,而后转用兵力全歼整47师。战役过程表明,在战术上,什么时候集中兵力3∶1以上标准坚持得好,作战则较为顺利,什么时候坚持得不好,作战则较为困难,在刘、邓首长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曾指出,战术上集中兵力打一点的运用仍嫌不够,就说明了这一点。

信息化局部战争中,面对战场的复杂性、不确定性,战役筹划更加需要坚持战役战术标准,以形成战役筹划分析框架,识别其中的机遇与挑战,设计与组织战役行动。由于战争与冲突性质发生质的变化,战役标准也将发生根本变化,以往“数豆子”式的战役战术标准显然不再适用,而需要从复杂性系统视角,依据制胜机理,利用历史分析、作战试验、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方法,探索制定新的战役战术标准和表达形式,为信息化局部战争战役筹划提供依据。

(作者单位:陆军党的创新理论学习研究中心)

定陶战役战前敌我态势图

战役背景

定陶战役,是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于1946年9月上旬,在鲁西南定陶地区进行的一次成功的运动战。这一战役是在敌强我弱、敌众我寡的情况下,我军坚决地执行了毛主席“集中优势兵力,各个歼灭敌人”的作战方针,充分发挥了人民战争的威力,5天中干脆、彻底地歼敌4个旅,具有鲜明的速决战与歼灭战特点。定陶战役的胜利,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的气焰。1946年9月12日《解放日报》社论指出:“这是继中原我军突围胜利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次胜利。”

讲评析理

定陶战役胜利的原因,根本在于,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坚决执行了中央军委集中优势兵力的指示,严格按照战役标准进行战役筹划与行动的结果。战役前,毛主席曾经作出重要指示:凡与敌正规军作战,每战必须以优势兵力加于敌人,其比例最好是4∶1,至少3∶1,歼其一部,再打另一部,再打第三部,各个击破之。这与我们今天所研究的战役标准不谋而合,与3∶1经验公式的原理、理念基本一致,是一种经验总结及作战规律的反映。所谓3∶1经验公式,是指在滑膛枪发明之后的战斗中,如果具有3∶1以上的兵力优势,则能实施进攻并取得胜利。定陶战役的战役筹划和作战过程,都以此战役标准为依据和思维重心,注重指挥科学与指挥艺术的结合,有效地实现了集中优势兵力、各个歼灭敌人的战役目的。

选择主要作战方向。进攻鲁西南之敌兵力总计达30万人,而我在冀鲁豫战场只有4个纵队,约5万余人,敌我兵力之比是6∶1,我在兵力对比上明显处于劣势。无数战争实践表明,在战役部署上,那种轻视敌人、平分兵力对付诸路之敌的方法,就像“挑沙填海”一样,会导致被众多敌人淹没掉,一路也不能歼灭、使自己陷于被动地位。兵力在严重不对称的情形下,必然需要选择主攻方向,集中力量加以歼灭,通过效果叠加改变力量对比。在定陶战役筹划过程中,我兵力5万余人是总约束条件,按照3∶1以上战役标准,满打满算,打击对象只能选择16000人左右,结合打击目标对整个战役的影响,符合条件的有敌整编第3师、整编第47师。通过综合分析,作出如下判断:打蒋嫡系,杂牌增援一般不积极,整3师应该是重心和主要方向。因为该师是该方向唯一的蒋军嫡系部队,虽然战斗力较强,但劳师远征,部队疲惫,地形不熟,与同路的整47师存在矛盾,较为孤立,将整3师作为首歼目标,可以造成敌全线崩溃。因此,我军最后选择敌整3师为主要方向,并将我敌兵力比确立为4∶1。

设计组织实施方法。战役筹划,面临着各种不确定因素,如何把握标准,消除其不确定性,是需要解决的重要难题。战役标准,可以使战役组织实施有据可循,而不至于在“黑暗中摸索”。定陶战役组织实施中,4∶1战役标准是硬性指标,必须不折不扣完成,至于如何形成打歼灭战态势,则需要发挥艺术和谋略的作用。主要内容为:其一,集中兵力。调集一切能够调集的兵力于主要作战方向,使兵力达成四倍于敌的优势。其二,预设战场。因我大多兵力刚结束上一场战役需要休整,4∶1的兵力优势并没有形成绝对优势,需要预定战场,一方面可以空间换时间,以利部队休整,另一方面,可以消耗主攻敌人的战斗力,以利于围歼。因而以第6纵队两个团采取运动防御,消耗、迟滞整3师,将其诱至预定战场。其三,阻敌增援。如何阻敌增援,给指挥艺术的发挥提供了巨大的空间。战役中对阻敌增援任务作了如下设计:以3纵9旅一个团结合冀鲁豫五分区一个团阻击整47师,扩大其与整3师的间隙;以冀南军区独4旅阻击整41师等,据统计,阻援兵力与敌增援兵力之比为4∶13,实现了以弱耗强的目的。

及时抓住有利态势。战役标准是一回事,实现战役目的则依赖于有利态势。有利态势可以扩大战役标准形成的优势,提高达成战役目的的可能性。根据战役标准,兵力达到局部优势后,还需要作战变量中的其他指标均达到最佳状态。在此,把握好时机、地点和部队三个关节点,抓住有利条件对达成战役目的极为重要。9月2日,敌整3师在第6纵队2个团的节节阻击下,伤亡1500余人,进占秦砦、桃园地区。整47师进占黄水口、吕砦地区。此时,刘峙将整3师、整47师会攻定陶的计划,改为整3师进攻菏泽,整47师进攻定陶。此时,敌两师间隙增大,整3师被拖疲、力量削弱,利于我对其割裂与围歼,我即抓住有利战机,迅速确定战场西移,并提前一天向敌发起进攻,争取了歼敌时间,增大了胜利的把握。

积极向战术层次渗透。3∶1以上战役标准,不仅适用于战役层次,更加适用于战术层次。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,重点体现在战术层次,并通过战术效果迅速扩大相对优势。定陶战役中,在主要作战方向上,同样实行分批逐次歼敌,使集中优势兵力的原则不仅贯彻于总的战役指导,并能体现于具体战术部署上。如,在歼灭整3师战术部署上集中6纵队7个团七倍于敌的绝对优势兵力,先歼其20旅59团。歼灭20旅,才打开了战局,进而得以全歼整3师,而后转用兵力全歼整47师。战役过程表明,在战术上,什么时候集中兵力3∶1以上标准坚持得好,作战则较为顺利,什么时候坚持得不好,作战则较为困难,在刘、邓首长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曾指出,战术上集中兵力打一点的运用仍嫌不够,就说明了这一点。

信息化局部战争中,面对战场的复杂性、不确定性,战役筹划更加需要坚持战役战术标准,以形成战役筹划分析框架,识别其中的机遇与挑战,设计与组织战役行动。由于战争与冲突性质发生质的变化,战役标准也将发生根本变化,以往“数豆子”式的战役战术标准显然不再适用,而需要从复杂性系统视角,依据制胜机理,利用历史分析、作战试验、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方法,探索制定新的战役战术标准和表达形式,为信息化局部战争战役筹划提供依据。

(作者单位:陆军党的创新理论学习研究中心)

定陶战役战前敌我态势图

战役背景

定陶战役,是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于1946年9月上旬,在鲁西南定陶地区进行的一次成功的运动战。这一战役是在敌强我弱、敌众我寡的情况下,我军坚决地执行了毛主席“集中优势兵力,各个歼灭敌人”的作战方针,充分发挥了人民战争的威力,5天中干脆、彻底地歼敌4个旅,具有鲜明的速决战与歼灭战特点。定陶战役的胜利,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的气焰。1946年9月12日《解放日报》社论指出:“这是继中原我军突围胜利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次胜利。”

讲评析理

定陶战役胜利的原因,根本在于,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坚决执行了中央军委集中优势兵力的指示,严格按照战役标准进行战役筹划与行动的结果。战役前,毛主席曾经作出重要指示:凡与敌正规军作战,每战必须以优势兵力加于敌人,其比例最好是4∶1,至少3∶1,歼其一部,再打另一部,再打第三部,各个击破之。这与我们今天所研究的战役标准不谋而合,与3∶1经验公式的原理、理念基本一致,是一种经验总结及作战规律的反映。所谓3∶1经验公式,是指在滑膛枪发明之后的战斗中,如果具有3∶1以上的兵力优势,则能实施进攻并取得胜利。定陶战役的战役筹划和作战过程,都以此战役标准为依据和思维重心,注重指挥科学与指挥艺术的结合,有效地实现了集中优势兵力、各个歼灭敌人的战役目的。

选择主要作战方向。进攻鲁西南之敌兵力总计达30万人,而我在冀鲁豫战场只有4个纵队,约5万余人,敌我兵力之比是6∶1,我在兵力对比上明显处于劣势。无数战争实践表明,在战役部署上,那种轻视敌人、平分兵力对付诸路之敌的方法,就像“挑沙填海”一样,会导致被众多敌人淹没掉,一路也不能歼灭、使自己陷于被动地位。兵力在严重不对称的情形下,必然需要选择主攻方向,集中力量加以歼灭,通过效果叠加改变力量对比。在定陶战役筹划过程中,我兵力5万余人是总约束条件,按照3∶1以上战役标准,满打满算,打击对象只能选择16000人左右,结合打击目标对整个战役的影响,符合条件的有敌整编第3师、整编第47师。通过综合分析,作出如下判断:打蒋嫡系,杂牌增援一般不积极,整3师应该是重心和主要方向。因为该师是该方向唯一的蒋军嫡系部队,虽然战斗力较强,但劳师远征,部队疲惫,地形不熟,与同路的整47师存在矛盾,较为孤立,将整3师作为首歼目标,可以造成敌全线崩溃。因此,我军最后选择敌整3师为主要方向,并将我敌兵力比确立为4∶1。

设计组织实施方法。战役筹划,面临着各种不确定因素,如何把握标准,消除其不确定性,是需要解决的重要难题。战役标准,可以使战役组织实施有据可循,而不至于在“黑暗中摸索”。定陶战役组织实施中,4∶1战役标准是硬性指标,必须不折不扣完成,至于如何形成打歼灭战态势,则需要发挥艺术和谋略的作用。主要内容为:其一,集中兵力。调集一切能够调集的兵力于主要作战方向,使兵力达成四倍于敌的优势。其二,预设战场。因我大多兵力刚结束上一场战役需要休整,4∶1的兵力优势并没有形成绝对优势,需要预定战场,一方面可以空间换时间,以利部队休整,另一方面,可以消耗主攻敌人的战斗力,以利于围歼。因而以第6纵队两个团采取运动防御,消耗、迟滞整3师,将其诱至预定战场。其三,阻敌增援。如何阻敌增援,给指挥艺术的发挥提供了巨大的空间。战役中对阻敌增援任务作了如下设计:以3纵9旅一个团结合冀鲁豫五分区一个团阻击整47师,扩大其与整3师的间隙;以冀南军区独4旅阻击整41师等,据统计,阻援兵力与敌增援兵力之比为4∶13,实现了以弱耗强的目的。

及时抓住有利态势。战役标准是一回事,实现战役目的则依赖于有利态势。有利态势可以扩大战役标准形成的优势,提高达成战役目的的可能性。根据战役标准,兵力达到局部优势后,还需要作战变量中的其他指标均达到最佳状态。在此,把握好时机、地点和部队三个关节点,抓住有利条件对达成战役目的极为重要。9月2日,敌整3师在第6纵队2个团的节节阻击下,伤亡1500余人,进占秦砦、桃园地区。整47师进占黄水口、吕砦地区。此时,刘峙将整3师、整47师会攻定陶的计划,改为整3师进攻菏泽,整47师进攻定陶。此时,敌两师间隙增大,整3师被拖疲、力量削弱,利于我对其割裂与围歼,我即抓住有利战机,迅速确定战场西移,并提前一天向敌发起进攻,争取了歼敌时间,增大了胜利的把握。

积极向战术层次渗透。3∶1以上战役标准,不仅适用于战役层次,更加适用于战术层次。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,重点体现在战术层次,并通过战术效果迅速扩大相对优势。定陶战役中,在主要作战方向上,同样实行分批逐次歼敌,使集中优势兵力的原则不仅贯彻于总的战役指导,并能体现于具体战术部署上。如,在歼灭整3师战术部署上集中6纵队7个团七倍于敌的绝对优势兵力,先歼其20旅59团。歼灭20旅,才打开了战局,进而得以全歼整3师,而后转用兵力全歼整47师。战役过程表明,在战术上,什么时候集中兵力3∶1以上标准坚持得好,作战则较为顺利,什么时候坚持得不好,作战则较为困难,在刘、邓首长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曾指出,战术上集中兵力打一点的运用仍嫌不够,就说明了这一点。

信息化局部战争中,面对战场的复杂性、不确定性,战役筹划更加需要坚持战役战术标准,以形成战役筹划分析框架,识别其中的机遇与挑战,设计与组织战役行动。由于战争与冲突性质发生质的变化,战役标准也将发生根本变化,以往“数豆子”式的战役战术标准显然不再适用,而需要从复杂性系统视角,依据制胜机理,利用历史分析、作战试验、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方法,探索制定新的战役战术标准和表达形式,为信息化局部战争战役筹划提供依据。

(作者单位:陆军党的创新理论学习研究中心)

定陶战役战前敌我态势图

战役背景

定陶战役,是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于1946年9月上旬,在鲁西南定陶地区进行的一次成功的运动战。这一战役是在敌强我弱、敌众我寡的情况下,我军坚决地执行了毛主席“集中优势兵力,各个歼灭敌人”的作战方针,充分发挥了人民战争的威力,5天中干脆、彻底地歼敌4个旅,具有鲜明的速决战与歼灭战特点。定陶战役的胜利,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的气焰。1946年9月12日《解放日报》社论指出:“这是继中原我军突围胜利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次胜利。”

讲评析理

定陶战役胜利的原因,根本在于,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坚决执行了中央军委集中优势兵力的指示,严格按照战役标准进行战役筹划与行动的结果。战役前,毛主席曾经作出重要指示:凡与敌正规军作战,每战必须以优势兵力加于敌人,其比例最好是4∶1,至少3∶1,歼其一部,再打另一部,再打第三部,各个击破之。这与我们今天所研究的战役标准不谋而合,与3∶1经验公式的原理、理念基本一致,是一种经验总结及作战规律的反映。所谓3∶1经验公式,是指在滑膛枪发明之后的战斗中,如果具有3∶1以上的兵力优势,则能实施进攻并取得胜利。定陶战役的战役筹划和作战过程,都以此战役标准为依据和思维重心,注重指挥科学与指挥艺术的结合,有效地实现了集中优势兵力、各个歼灭敌人的战役目的。

选择主要作战方向。进攻鲁西南之敌兵力总计达30万人,而我在冀鲁豫战场只有4个纵队,约5万余人,敌我兵力之比是6∶1,我在兵力对比上明显处于劣势。无数战争实践表明,在战役部署上,那种轻视敌人、平分兵力对付诸路之敌的方法,就像“挑沙填海”一样,会导致被众多敌人淹没掉,一路也不能歼灭、使自己陷于被动地位。兵力在严重不对称的情形下,必然需要选择主攻方向,集中力量加以歼灭,通过效果叠加改变力量对比。在定陶战役筹划过程中,我兵力5万余人是总约束条件,按照3∶1以上战役标准,满打满算,打击对象只能选择16000人左右,结合打击目标对整个战役的影响,符合条件的有敌整编第3师、整编第47师。通过综合分析,作出如下判断:打蒋嫡系,杂牌增援一般不积极,整3师应该是重心和主要方向。因为该师是该方向唯一的蒋军嫡系部队,虽然战斗力较强,但劳师远征,部队疲惫,地形不熟,与同路的整47师存在矛盾,较为孤立,将整3师作为首歼目标,可以造成敌全线崩溃。因此,我军最后选择敌整3师为主要方向,并将我敌兵力比确立为4∶1。

设计组织实施方法。战役筹划,面临着各种不确定因素,如何把握标准,消除其不确定性,是需要解决的重要难题。战役标准,可以使战役组织实施有据可循,而不至于在“黑暗中摸索”。定陶战役组织实施中,4∶1战役标准是硬性指标,必须不折不扣完成,至于如何形成打歼灭战态势,则需要发挥艺术和谋略的作用。主要内容为:其一,集中兵力。调集一切能够调集的兵力于主要作战方向,使兵力达成四倍于敌的优势。其二,预设战场。因我大多兵力刚结束上一场战役需要休整,4∶1的兵力优势并没有形成绝对优势,需要预定战场,一方面可以空间换时间,以利部队休整,另一方面,可以消耗主攻敌人的战斗力,以利于围歼。因而以第6纵队两个团采取运动防御,消耗、迟滞整3师,将其诱至预定战场。其三,阻敌增援。如何阻敌增援,给指挥艺术的发挥提供了巨大的空间。战役中对阻敌增援任务作了如下设计:以3纵9旅一个团结合冀鲁豫五分区一个团阻击整47师,扩大其与整3师的间隙;以冀南军区独4旅阻击整41师等,据统计,阻援兵力与敌增援兵力之比为4∶13,实现了以弱耗强的目的。

及时抓住有利态势。战役标准是一回事,实现战役目的则依赖于有利态势。有利态势可以扩大战役标准形成的优势,提高达成战役目的的可能性。根据战役标准,兵力达到局部优势后,还需要作战变量中的其他指标均达到最佳状态。在此,把握好时机、地点和部队三个关节点,抓住有利条件对达成战役目的极为重要。9月2日,敌整3师在第6纵队2个团的节节阻击下,伤亡1500余人,进占秦砦、桃园地区。整47师进占黄水口、吕砦地区。此时,刘峙将整3师、整47师会攻定陶的计划,改为整3师进攻菏泽,整47师进攻定陶。此时,敌两师间隙增大,整3师被拖疲、力量削弱,利于我对其割裂与围歼,我即抓住有利战机,迅速确定战场西移,并提前一天向敌发起进攻,争取了歼敌时间,增大了胜利的把握。

积极向战术层次渗透。3∶1以上战役标准,不仅适用于战役层次,更加适用于战术层次。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,重点体现在战术层次,并通过战术效果迅速扩大相对优势。定陶战役中,在主要作战方向上,同样实行分批逐次歼敌,使集中优势兵力的原则不仅贯彻于总的战役指导,并能体现于具体战术部署上。如,在歼灭整3师战术部署上集中6纵队7个团七倍于敌的绝对优势兵力,先歼其20旅59团。歼灭20旅,才打开了战局,进而得以全歼整3师,而后转用兵力全歼整47师。战役过程表明,在战术上,什么时候集中兵力3∶1以上标准坚持得好,作战则较为顺利,什么时候坚持得不好,作战则较为困难,在刘、邓首长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曾指出,战术上集中兵力打一点的运用仍嫌不够,就说明了这一点。

信息化局部战争中,面对战场的复杂性、不确定性,战役筹划更加需要坚持战役战术标准,以形成战役筹划分析框架,识别其中的机遇与挑战,设计与组织战役行动。由于战争与冲突性质发生质的变化,战役标准也将发生根本变化,以往“数豆子”式的战役战术标准显然不再适用,而需要从复杂性系统视角,依据制胜机理,利用历史分析、作战试验、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方法,探索制定新的战役战术标准和表达形式,为信息化局部战争战役筹划提供依据。

(作者单位:陆军党的创新理论学习研究中心)

定陶战役战前敌我态势图

战役背景

定陶战役,是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于1946年9月上旬,在鲁西南定陶地区进行的一次成功的运动战。这一战役是在敌强我弱、敌众我寡的情况下,我军坚决地执行了毛主席“集中优势兵力,各个歼灭敌人”的作战方针,充分发挥了人民战争的威力,5天中干脆、彻底地歼敌4个旅,具有鲜明的速决战与歼灭战特点。定陶战役的胜利,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的气焰。1946年9月12日《解放日报》社论指出:“这是继中原我军突围胜利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次胜利。”

讲评析理

定陶战役胜利的原因,根本在于,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坚决执行了中央军委集中优势兵力的指示,严格按照战役标准进行战役筹划与行动的结果。战役前,毛主席曾经作出重要指示:凡与敌正规军作战,每战必须以优势兵力加于敌人,其比例最好是4∶1,至少3∶1,歼其一部,再打另一部,再打第三部,各个击破之。这与我们今天所研究的战役标准不谋而合,与3∶1经验公式的原理、理念基本一致,是一种经验总结及作战规律的反映。所谓3∶1经验公式,是指在滑膛枪发明之后的战斗中,如果具有3∶1以上的兵力优势,则能实施进攻并取得胜利。定陶战役的战役筹划和作战过程,都以此战役标准为依据和思维重心,注重指挥科学与指挥艺术的结合,有效地实现了集中优势兵力、各个歼灭敌人的战役目的。

选择主要作战方向。进攻鲁西南之敌兵力总计达30万人,而我在冀鲁豫战场只有4个纵队,约5万余人,敌我兵力之比是6∶1,我在兵力对比上明显处于劣势。无数战争实践表明,在战役部署上,那种轻视敌人、平分兵力对付诸路之敌的方法,就像“挑沙填海”一样,会导致被众多敌人淹没掉,一路也不能歼灭、使自己陷于被动地位。兵力在严重不对称的情形下,必然需要选择主攻方向,集中力量加以歼灭,通过效果叠加改变力量对比。在定陶战役筹划过程中,我兵力5万余人是总约束条件,按照3∶1以上战役标准,满打满算,打击对象只能选择16000人左右,结合打击目标对整个战役的影响,符合条件的有敌整编第3师、整编第47师。通过综合分析,作出如下判断:打蒋嫡系,杂牌增援一般不积极,整3师应该是重心和主要方向。因为该师是该方向唯一的蒋军嫡系部队,虽然战斗力较强,但劳师远征,部队疲惫,地形不熟,与同路的整47师存在矛盾,较为孤立,将整3师作为首歼目标,可以造成敌全线崩溃。因此,我军最后选择敌整3师为主要方向,并将我敌兵力比确立为4∶1。

设计组织实施方法。战役筹划,面临着各种不确定因素,如何把握标准,消除其不确定性,是需要解决的重要难题。战役标准,可以使战役组织实施有据可循,而不至于在“黑暗中摸索”。定陶战役组织实施中,4∶1战役标准是硬性指标,必须不折不扣完成,至于如何形成打歼灭战态势,则需要发挥艺术和谋略的作用。主要内容为:其一,集中兵力。调集一切能够调集的兵力于主要作战方向,使兵力达成四倍于敌的优势。其二,预设战场。因我大多兵力刚结束上一场战役需要休整,4∶1的兵力优势并没有形成绝对优势,需要预定战场,一方面可以空间换时间,以利部队休整,另一方面,可以消耗主攻敌人的战斗力,以利于围歼。因而以第6纵队两个团采取运动防御,消耗、迟滞整3师,将其诱至预定战场。其三,阻敌增援。如何阻敌增援,给指挥艺术的发挥提供了巨大的空间。战役中对阻敌增援任务作了如下设计:以3纵9旅一个团结合冀鲁豫五分区一个团阻击整47师,扩大其与整3师的间隙;以冀南军区独4旅阻击整41师等,据统计,阻援兵力与敌增援兵力之比为4∶13,实现了以弱耗强的目的。

及时抓住有利态势。战役标准是一回事,实现战役目的则依赖于有利态势。有利态势可以扩大战役标准形成的优势,提高达成战役目的的可能性。根据战役标准,兵力达到局部优势后,还需要作战变量中的其他指标均达到最佳状态。在此,把握好时机、地点和部队三个关节点,抓住有利条件对达成战役目的极为重要。9月2日,敌整3师在第6纵队2个团的节节阻击下,伤亡1500余人,进占秦砦、桃园地区。整47师进占黄水口、吕砦地区。此时,刘峙将整3师、整47师会攻定陶的计划,改为整3师进攻菏泽,整47师进攻定陶。此时,敌两师间隙增大,整3师被拖疲、力量削弱,利于我对其割裂与围歼,我即抓住有利战机,迅速确定战场西移,并提前一天向敌发起进攻,争取了歼敌时间,增大了胜利的把握。

积极向战术层次渗透。3∶1以上战役标准,不仅适用于战役层次,更加适用于战术层次。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,重点体现在战术层次,并通过战术效果迅速扩大相对优势。定陶战役中,在主要作战方向上,同样实行分批逐次歼敌,使集中优势兵力的原则不仅贯彻于总的战役指导,并能体现于具体战术部署上。如,在歼灭整3师战术部署上集中6纵队7个团七倍于敌的绝对优势兵力,先歼其20旅59团。歼灭20旅,才打开了战局,进而得以全歼整3师,而后转用兵力全歼整47师。战役过程表明,在战术上,什么时候集中兵力3∶1以上标准坚持得好,作战则较为顺利,什么时候坚持得不好,作战则较为困难,在刘、邓首长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曾指出,战术上集中兵力打一点的运用仍嫌不够,就说明了这一点。

信息化局部战争中,面对战场的复杂性、不确定性,战役筹划更加需要坚持战役战术标准,以形成战役筹划分析框架,识别其中的机遇与挑战,设计与组织战役行动。由于战争与冲突性质发生质的变化,战役标准也将发生根本变化,以往“数豆子”式的战役战术标准显然不再适用,而需要从复杂性系统视角,依据制胜机理,利用历史分析、作战试验、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方法,探索制定新的战役战术标准和表达形式,为信息化局部战争战役筹划提供依据。

(作者单位:陆军党的创新理论学习研究中心)

定陶战役战前敌我态势图

战役背景

定陶战役,是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于1946年9月上旬,在鲁西南定陶地区进行的一次成功的运动战。这一战役是在敌强我弱、敌众我寡的情况下,我军坚决地执行了毛主席“集中优势兵力,各个歼灭敌人”的作战方针,充分发挥了人民战争的威力,5天中干脆、彻底地歼敌4个旅,具有鲜明的速决战与歼灭战特点。定陶战役的胜利,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的气焰。1946年9月12日《解放日报》社论指出:“这是继中原我军突围胜利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次胜利。”

讲评析理

定陶战役胜利的原因,根本在于,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坚决执行了中央军委集中优势兵力的指示,严格按照战役标准进行战役筹划与行动的结果。战役前,毛主席曾经作出重要指示:凡与敌正规军作战,每战必须以优势兵力加于敌人,其比例最好是4∶1,至少3∶1,歼其一部,再打另一部,再打第三部,各个击破之。这与我们今天所研究的战役标准不谋而合,与3∶1经验公式的原理、理念基本一致,是一种经验总结及作战规律的反映。所谓3∶1经验公式,是指在滑膛枪发明之后的战斗中,如果具有3∶1以上的兵力优势,则能实施进攻并取得胜利。定陶战役的战役筹划和作战过程,都以此战役标准为依据和思维重心,注重指挥科学与指挥艺术的结合,有效地实现了集中优势兵力、各个歼灭敌人的战役目的。

选择主要作战方向。进攻鲁西南之敌兵力总计达30万人,而我在冀鲁豫战场只有4个纵队,约5万余人,敌我兵力之比是6∶1,我在兵力对比上明显处于劣势。无数战争实践表明,在战役部署上,那种轻视敌人、平分兵力对付诸路之敌的方法,就像“挑沙填海”一样,会导致被众多敌人淹没掉,一路也不能歼灭、使自己陷于被动地位。兵力在严重不对称的情形下,必然需要选择主攻方向,集中力量加以歼灭,通过效果叠加改变力量对比。在定陶战役筹划过程中,我兵力5万余人是总约束条件,按照3∶1以上战役标准,满打满算,打击对象只能选择16000人左右,结合打击目标对整个战役的影响,符合条件的有敌整编第3师、整编第47师。通过综合分析,作出如下判断:打蒋嫡系,杂牌增援一般不积极,整3师应该是重心和主要方向。因为该师是该方向唯一的蒋军嫡系部队,虽然战斗力较强,但劳师远征,部队疲惫,地形不熟,与同路的整47师存在矛盾,较为孤立,将整3师作为首歼目标,可以造成敌全线崩溃。因此,我军最后选择敌整3师为主要方向,并将我敌兵力比确立为4∶1。

设计组织实施方法。战役筹划,面临着各种不确定因素,如何把握标准,消除其不确定性,是需要解决的重要难题。战役标准,可以使战役组织实施有据可循,而不至于在“黑暗中摸索”。定陶战役组织实施中,4∶1战役标准是硬性指标,必须不折不扣完成,至于如何形成打歼灭战态势,则需要发挥艺术和谋略的作用。主要内容为:其一,集中兵力。调集一切能够调集的兵力于主要作战方向,使兵力达成四倍于敌的优势。其二,预设战场。因我大多兵力刚结束上一场战役需要休整,4∶1的兵力优势并没有形成绝对优势,需要预定战场,一方面可以空间换时间,以利部队休整,另一方面,可以消耗主攻敌人的战斗力,以利于围歼。因而以第6纵队两个团采取运动防御,消耗、迟滞整3师,将其诱至预定战场。其三,阻敌增援。如何阻敌增援,给指挥艺术的发挥提供了巨大的空间。战役中对阻敌增援任务作了如下设计:以3纵9旅一个团结合冀鲁豫五分区一个团阻击整47师,扩大其与整3师的间隙;以冀南军区独4旅阻击整41师等,据统计,阻援兵力与敌增援兵力之比为4∶13,实现了以弱耗强的目的。

及时抓住有利态势。战役标准是一回事,实现战役目的则依赖于有利态势。有利态势可以扩大战役标准形成的优势,提高达成战役目的的可能性。根据战役标准,兵力达到局部优势后,还需要作战变量中的其他指标均达到最佳状态。在此,把握好时机、地点和部队三个关节点,抓住有利条件对达成战役目的极为重要。9月2日,敌整3师在第6纵队2个团的节节阻击下,伤亡1500余人,进占秦砦、桃园地区。整47师进占黄水口、吕砦地区。此时,刘峙将整3师、整47师会攻定陶的计划,改为整3师进攻菏泽,整47师进攻定陶。此时,敌两师间隙增大,整3师被拖疲、力量削弱,利于我对其割裂与围歼,我即抓住有利战机,迅速确定战场西移,并提前一天向敌发起进攻,争取了歼敌时间,增大了胜利的把握。

积极向战术层次渗透。3∶1以上战役标准,不仅适用于战役层次,更加适用于战术层次。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,重点体现在战术层次,并通过战术效果迅速扩大相对优势。定陶战役中,在主要作战方向上,同样实行分批逐次歼敌,使集中优势兵力的原则不仅贯彻于总的战役指导,并能体现于具体战术部署上。如,在歼灭整3师战术部署上集中6纵队7个团七倍于敌的绝对优势兵力,先歼其20旅59团。歼灭20旅,才打开了战局,进而得以全歼整3师,而后转用兵力全歼整47师。战役过程表明,在战术上,什么时候集中兵力3∶1以上标准坚持得好,作战则较为顺利,什么时候坚持得不好,作战则较为困难,在刘、邓首长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曾指出,战术上集中兵力打一点的运用仍嫌不够,就说明了这一点。

信息化局部战争中,面对战场的复杂性、不确定性,战役筹划更加需要坚持战役战术标准,以形成战役筹划分析框架,识别其中的机遇与挑战,设计与组织战役行动。由于战争与冲突性质发生质的变化,战役标准也将发生根本变化,以往“数豆子”式的战役战术标准显然不再适用,而需要从复杂性系统视角,依据制胜机理,利用历史分析、作战试验、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方法,探索制定新的战役战术标准和表达形式,为信息化局部战争战役筹划提供依据。

(作者单位:陆军党的创新理论学习研究中心)

定陶战役战前敌我态势图
相关新闻